书趣阁 > 玄幻小说 > 溯源仙迹 > 第九百零三章 瞅我做甚

“姐,好久不见。”
黑袍方远走出黑洞,越过了跪下的一种黑袍人,来到了顾佳的面前。
“臭小子,你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一下刚才那个少年和那只羊的来历。”
顾佳没有从少年的脸上看出欣喜,反而看到了一丝悲伤,道:“姐,我可能要消失了,虽然跟您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非常感谢你的照顾,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可能没办法,再与你同行了。”
少年说话不似作假,顾佳一时间很难接受。
“是我的原因吗?”顾佳知道自己做了很多巧合的事情,可他没有想到,这些举动会对少年造成如此大的影响,甚至会让他永远的消失。
“姐,跟你没有关系。其实我本来存在的时间便不长,所以在我最后的时间里,我也想过延长自己的生命,去寻找真正的紫水晶,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些都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我就想要替你完成你的心愿,但没有想到,我连那段时间都撑不下去了,要不是那个老道士带我走,恐怕你会看到我昏迷不醒的样子,甚至你可能会见到我,完全变成另一个人的样子,这对于你来说,可能会是一种打击,所以我毅然决然的跟着那个老头走了。”
方远见面后,第一件事竟然是在解释,解释他为什么不辞而去,为何会失去记忆。
“难道不能是你活下来吗?我可以帮你。”顾佳很想帮助自己这个弟弟,因为其他人无论再怎么样都不可能是自己的弟弟。
“姐,我知道其实你的身份也不一般,但是没有用的,我本来就是被制造出来用于过渡的工具,既然现在本体已经不需要我了,那我也没有继续存在的价值,况且我的寿命也走到了尽头。”
这时顾佳才注意到方远的白发,这白发并不显眼,相反已经失去了光泽,是一种油尽灯枯的感觉。
“我不相信,你明明还年轻,怎么可能会死?就算是你死了,你应该能够活着,我不就是这样活下来的吗?”
顾佳有些着急了,从十年前,她的容貌就永远定格了。
可是她却发现自己能够活的更久,似乎已经脱离了生死的约束,所以她下意识的觉得少年也可以。
“我和你的情况并不相同,姐,趁我现在还没有死透,我送你离开。”顾佳疯狂摇头,她实在无法相信少年说的都是真的,明明对方还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可是张口却说自己已经濒临死亡,这谁能接受得了?
况且她已经将方远当成自己唯一的亲人,这十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想让少年见一眼自己经营的客栈,是否如他心中所想那样?
甚至他还想要让自己这个弟弟当一回店小二,而自己就坐在一楼的吧台,看着他忙忙碌碌的样子,只是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当幻想与现实出现了巨大的撕裂感的时候,没有人可以瞬间接受。
“真的一点时间都没有了吗?”
顾佳难以接受这一事实,可是她的身体却被少年应生生的退了出去。
“姐,好好活着,就当带着我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方远露出一个自信笑容,然后转身看向了跪在地上的黑袍人。
“打探的怎么样了?”
“禀船长,我们发现了黑袍人背后有虚世界人的影子,那人的代号叫做无纪。”
少年皱了皱眉头,显然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但是却隐约觉得,这人必定是来自虚世界。
“他可有出现在你们的面前?”
“并没有,不过我听说最近他们有一个任务,可能跟这位无纪有关。”
聊了很久,少年让他们回去继续蛰伏,而自己却来到了棺材面前。
“既然都醒了,就别再跟我这里玩昏迷了。”
棺椁颤动,一个虚幻的人从中坐了起来。
似乎它并不存在,所以在出现的一瞬间,竟然还带出了一连串的残影,就像是连环画一样,看的人有种卡带的感觉。
“你叫源尘是吧,这段时间多谢你的帮助,不然的话,我的身体就要沉睡十年之久,只是现在既然我已经恢复了,那就把权利让回来吧。”
“凭什么?”棺椁闪烁着血红色,里面的虚影看上去十分不稳定,但是却又是那么清晰的存在着,无法被人忽视。
当他开口的时候,声音空灵,像是来自多个时空,给人一种特别不习惯的感觉,而且他那霸道的语气,也让少年颇为不爽。
他轮回了这么多世,一次次的突破生死界限,带着一些人穿越一个个时代,可想而知,她有自己的骄傲与底气,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面对棺材里的那个人时,却没有任何的办法,他也不是没有尝试过,用美人计,结果发现,对方竟然对于少女没有任何的兴趣,或者说没有任何的感觉,而他凭借自己的能力,也没有办法,彻底将这玩意给封印起来。
“虽然我不清楚那个黑袍人势力中的无纪跟你是什么关系?但我从你刚刚的态度中能够感受得到,你对于这个叫无纪的家伙应该不友善,所以我大胆的推测,他可能是你的敌人,而他现在表现出来的状态比你好的太多,甚至他是以本尊亲自进入的这个世界,所以很有可能你被他算计了。”
“那又怎么样?”令少年有些意外的是,这个在棺材里的虚影,竟然没有任何的否认,直接就默认了。
“现在你继续做我的底牌,藏在幕后,或许可以看到更广阔的天空,而你若是跟我抢夺这个身体的控制权,我不敢保证你一定成功,但我可以肯定,你即便成功了,也会遭到最可怕反噬。”
“只有我们通力合作,才能帮你复仇,如果仅靠你自己,或者是仅靠我自己,都没有办法解决那个人,他太阴险狡诈了,很多时候我都怀疑对方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机器。”
“你还没有跟他打过交道,怎么就确定他是一个冷酷无情阴险狡诈的人?”源尘问出了他一个最长的问题。
“因为他把你给坑了呀。”
“十年前的方远,是受你掌控的,他所得的一切都在你的监视以及引导范围之内,我通过记忆能够感受得到,你是一个相当聪明且精于谋算的人,可就是这样的你,竟然还会被暗算,这足以说明对方相当的厉害,而且他估计比你早来一会儿,这之间的时间差,很难弥补过来,再加上你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跟对方抗争,即便是夺得了我的身体,你依然没有办法在极短的时间内找到解决对方的方法,甚至可能连发现对方的机会都没有。
“但如果我们两个人合作的话,可能会有1+1大于二的效果。”
“你的意思是你为主,我为辅?”虽然少年看不到棺材里的人是什么模样?甚至都没有办法,看清对方的脸,但是他却有一种感觉,此时的棺材里,那人一定在蹙眉头。
“那怎么可能,你只是退居幕后,俯瞰全局,用清醒的目光看待一切,为我提供正确的方案。”
“原来我是你的谋士?”
“别开玩笑了,你若是当了我的谋士,我可是会折寿的。”
少年无奈道:“你现在给我一个明确的回答,这样我心里有谱,免得我提心吊胆担心后院着火。”
虽然感觉很别扭,但是棺材里的虚影还是点点头,重新躺回了棺材里,顺便把棺盖给盖了回去,一切都似乎恢复了平静。
少年也松了口气,最难解决的就是这口棺材,这其中的家伙可是来自虚世界,但凡能够破碎世界,来到此地的,无一例外,都是至强者,甚至可能拥有自己的锐气。
有时候你很难跟他说明白,只能与其硬拼。
但是很显然,这个棺材里的虚影并不是那种迂腐的人。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目前这个棺材里的家伙似乎还没有什么非要去做的事情,或者是遗忘掉了,又或者是本来来此就是一种缘分,并没有强求,甚至他能感觉得到,这个虚影对于无纪这个名字的敌意似乎也不是很强。
如果对方真的是遗忘了记忆,那或许还真是一件好事,这样至少给他充裕的磨合时间,等他们熟悉了彼此,建立了最基本的信任,然后再恢复记忆,这样的话,至少有一层韧带存在着,即便不通路,也不会相互制衡。
没有再用锁链去拴住棺椁,其实也并不需要了。
这时候的少年才有机会看周围的星空,感受活过来的感觉。
这一次路上有点堵,所以迟到了很长时间,不过幸好自己的身体足够的惊艳,竟然自己觉醒了部分灵魂碎片,再加上自己远距离传送的精神域,竟然让其平平安安的活了十多个年头,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身体竟因为特殊的情况,背这口棺材盯上了,如今已经绑定在了一起,相比之下,自己反而成了第三者,相当的憋屈。
回到现实。
方远一睁眼就看到了一双美眸,不过他早有准备,假意惊慌后退:“这位美丽的小姐姐,你这般看着我做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