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历史小说 > 金革之声 > 第七百三十六章:难民营(十五)

特战旅的数千将士们,坚决且毫不犹豫地执行了旅长的命令。
无数的战车引擎开始轰鸣,随后大军开动扬起的尘土几乎遮天蔽日。
这一次,他们不会再停下了。
这一次,没人能救那些佣兵了。
这一次,死神的镰刀真正落下了。
坚守哨卡的十几个佣兵,勇敢地进行了最后的抵抗。
他们制造的枪声,几乎在转瞬间就被战车引擎的轰鸣声吞噬殆尽。
正如他们自己这区区十几个人,在面对大军时的无奈与绝望一般。
本就弱小得如尘埃一般,哪怕有那么一瞬间绽放出了光芒,也不过是转瞬即逝。
而在面色冰冷的旅长身后,已经重新整队并且部署好了的自行火炮部队,再一次发出了那震耳欲聋的“怒吼”。
数十枚炮弹从空中划过,从浩浩荡荡的行军队列上方飞过,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道不那么优美的弧线,飞向难民营之中。
……
“全完了,全完了……我们都要死!一个都跑不掉!”
难民营丙字号十六区中央,一座由破旧集装箱屋子堆砌而成的”高塔”上,一个拿着望远镜看着前方,衣衫破旧,身体周围还有几只苍蝇在乱飞的男人,喃喃自语地说。
在望远镜所能看到的范围内,数十道灰黑烟团伴随着隆隆炮声,在四处腾起。
这里是难民营人口最密集的区域,以往统一联合派人来搞“质量筛选”的时候,都没有刻意的进入这里。
可现在却有大量炮弹落入了这里……
在这其中所蕴含着的改变,其实早已经不言而喻了。
也不需要谁来特意说,那些躲避在各个阴暗角落,试图躲避抓捕的蛮子,此时却纷纷从四面八方涌出奔逃。
仅从这一点来看,就可以知道,其实这些蛮子对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早已经心知肚明了。
但逃亡真的有用吗?
在这座四面八方都被通电铁栅栏、铁丝网和厚重的混凝土围墙,以及那无数如狼似虎的看守军人,团团包围的难民营之中。
逃亡,这个词本身就像个笑话。
无论怎么逃,终究还是无用功。
那些负责看守这里的军人,虽然平日里几乎没有事儿可做,可一旦遇到像这种混乱的情况,他们便会打起十二分精神,随时准备射杀那些试图冲撞围墙的蛮子。
这些丘八是完全不讲道理的。
准确的说,应该是完全不跟那些被他们视作牲口的蛮子讲道理。
“娘的,怎么全乱套了?这些该死的蛮子都疯了吗?”
一座岗哨塔楼顶层,趴在软垫上的狙击手透过狙击镜,观察着难民营内乱成一锅粥的场面,自言自语地说着。
光是单靠着耳朵听,等能在脑海中浮现出那种究极混乱的景象。
而在狙击镜中看到的,更是细致得堪比人间地狱。
为了躲避炮击,那些蛮子争先恐后的从各自躲藏的阴暗处涌出,然后就一窝蜂的挤在本就狭窄的难民营道路上。
人太多了,道路几乎瞬间堵死,人挤人根本动弹不得。
侥幸挤出这条街道的,又得被迫迎接下一条更加拥挤的街道。
不说别的,此时便是一发105炮弹落入这随便一条街道中,那造成的杀伤数字都不是正常炮击炸十几发可以相提并论的。
因为人实在太多,也太拥挤了。
就好比,往已经准备收货的小型人工养殖鱼塘里,丢一枚C4炸弹。
这样被炸死的鱼能少得了吗?
可即便是炮击炸不到人群中,最后伤亡估计也小不到哪儿去。
因为……像这样严重的混乱,也催生出了一些其他人为的危险。
拥挤的人群失控的四处奔逃,不时有人被推倒在地,然后被无数的大脚踩踏。
发出痛苦的哀嚎、惨叫,随后声音逐渐变得微弱,直到彻底安静。
像这样死去的人不计其数,而他们本就已经呗踩踏得面目全非的尸体,仍会被更多的人继续踩踏。
这种情况,被踩成肉泥都不奇怪。
孩子哭号着被父母用双手举高,很多父母被迫随着人潮前进,哪怕是被活活挤倒了也没有松手,只是拼命将孩子拉入自己的怀中保护起来,自己迎接那疯狂的人潮,用肉身做护盾,也用生命保护自己的孩子。
到死都没有松手。
后面打扫难民营的人,经常要把几个人才能将蜷缩成一团的父母拉开,救出被保护在里面的孩子。
事后统计,死于踩踏的蛮子人数,竟然达到了特战旅杀戮总数的百分之十。
要知道,直接死于特战旅杀戮的蛮子有数十万,百分之十那也有数万人。
活活踩死几万人……这场事故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不过在统一联合,几乎没有人会在乎这些蛮子的似乎,之所以统计死亡人数,也只是因为工作需要而已。
之前长安旧城发生的踩踏事故,最终导致多名高官被抓,多人被判无期徒刑,一人被判死刑。
而在这次杀戮结束后,没有任何一个统一联合公民受到惩罚,只是有一笔不明来源的高额汇款,分三次将共计九百万金元打入了金汇福集团的官方账户。
而金汇福集团,就是此次事件中,所有佣兵的唯一雇主。
因此,那笔汇款也理所当然的引起了相关监管部门的注意。
可经过多方调查,深入研究,相关部门却并没有能查到什么。
因为金汇福集团,是一个真的没有任何污点痕迹的集团。
最早起家是靠卖饮料和零食,后面越做越大,开始做基金和股票,再然后便开始鼓捣房地产了。
赚钱嘛,多半都是搞地里的东西。
特别是在密钥部垄断的情况下,只有土地这种被国家监控的产业,才是唯一没有被侵蚀的“净土”。
可在两年前,金汇福集团终究还是抵挡不住密钥部的金钱攻势,“惨遭入股”。
但集团的领袖基层,并未放弃。
明面上,密钥部是这个集团最大也是最有力的股东,几乎掌握了将近百分之五十的股权,再加上一些下属力量的股权,总共掌握的股权高达百分之六十。
百分之六十的股权在别人手上,任谁都会认为这个集团是个“空壳子”,真正的实际权利都在大股东手中。
但实际上呢,集团的领导层,一直都在和蜜钥部做斗争,奋力的想要拿回属于自己公司的权利。
直到……数月前,金汇福集团的总裁和夫人在车祸中丧生,只留下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接下总裁的位置。
自此,金汇福集团彻底落入了蜜钥部的掌控之中。
就和统一联合国内,绝大多数叫得上名字的大企业一样,变成了“附庸”。
但那个被人忽略的总裁遗孤,似乎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弱小。
在以股东身份拿回了部分财权后,他渐渐开始做一些超出密钥部控制的事。
比如此次干涉,就是完全由他自己主导并执行的。
在这之后,便没有人再去关注有关难民营大规模杀戮的事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