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了这个星球?

    此话一出,安柏身后的人都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古艾,只有安柏神色凝重。其他人不知道古艾的实力,但安柏清楚,如果古艾真想这么做,他是做得到的。

    古艾又向前走了一步,“让开。”

    “不让。”安柏道。

    古艾一声冷笑,“你仗着我不敢伤你?你以为我真不敢伤你?”

    “有本事你就来。”安柏表示:他就仗着。

    “你……”古艾脸色越发难看。

    “把父皇放下。”安柏又道,“然后你去冲个冷水澡,冷静一下。”

    闻言,古艾不由自主就又将尤利尔搂紧了一点,“冷静?都这样了还要我怎么冷静?你别以为你能拦得住我!”

    “你也知道,这里是父皇花费一生守护的地方。”安柏问,“你想要毁掉他一生的心血?”

    这话让古艾沉默了片刻,但片刻之后,古艾又笑了一声,“不仅如此,这里也是你即将继承的地方。”

    安柏抿唇。

    “所以我更要毁掉这里。”古艾坚定地道,“它已经耗尽了尤利尔的一生,我不能让它将你的一生也给耗尽。”

    安柏又沉默了许久。他很清楚,绝对不可以让古艾这样乱来,但是说实话,他现在的悲伤不可能比古艾少。看着自己父皇那副毫无生气的模样,他拿不出那么强硬的态度。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人从安柏身后出来,问道,“您莫非就是古艾大人吗?”

    古艾一愣,即惊且疑地看了过去。

    安柏也不禁目露诧异。刚才站出来的那人他极为熟悉,正是陪伴了他多年的姆利叔。突变来临时,姆利便同样被赫连关押了起来,直到之前才刚被救出。

    “陛下和我提起过您。”姆利道。

    就这么一句话,古艾原本滔天地怒意顿时便压了一压,“尤利尔提起过我?”

    “是的。”姆利回话的神情有些悲伤,在那位医师于这场变故中不幸遇难之后,曾经听闻皇帝陛下提起过古艾的人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了,“陛下还说,如果有机会的话,要我转交给您一句话。”

    古艾睁大了眼睛。

    “陛下说……早在当年,他就已经应该是个死人了。”姆利缓缓地道,“苟活了这么多年,他很知足。”

    这句话引发了一阵骚动,许多人都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意思。

    但古艾垂下了眼帘——他明白。

    当年他救下尤利尔的时候,尤利尔已经伤得太重,已经可以说是个死人了。而尤利尔后来之所以又活了过来,甚至能活到现在,是因为古艾将自己的核分给了他。

    同时分给尤利尔的,便是古艾自身那强大的自愈能力,以及那种常人无法忍受的汹涌寒意。只有古艾能够压制住那股寒意,尤利尔多年来服用的那种药丸便是由古艾身体的一部分制成。如果不是因为那些年殚精竭虑,那些药丸本来还够尤利尔再多支持几年。

    “只要在我身边,他就不会有事。”古艾道,“可他为什么宁愿……”

    “陛下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该走的路。”姆利道,“陛下还说,当初他希望您能和他一起回来,您不也不愿意吗?”

    这话让古艾的脸色苍白了几分。

    是的,当年尤利尔在那颗星球上离去之前,曾经邀请他一起回来过,是他没有同意。一是因为他被自己长途跋涉后的那种凄惨模样给吓怕了,二是因为他无法想象自己如何在人群中生存,三是因为,他那时以为尤利尔会回来。

    他的寿命是那样漫长,他以为自己等得起,却不曾想过尤利尔会等不起。

    “还有一些东西,或许应该给您看一看。”姆利说着,转身走去了一个方向。那是寝宫里的一条密道,平日里从来不用的,此时却在姆利的操作下开启了入口。

    古艾安静地跟了进去。

    等到两人的身影消失之后,关绍终于松下了紧绷的神经,不由得拍着自己的胸口道,“真是吓死我了。”

    “你也没做什么。”安柏撇了他一眼。

    关绍干笑。

    安柏则转身看着身后的人,开始着手安置他们,用于替换赫连的人手。这可是个大工程,足够安柏忙碌好长时间了。

    至于刚才扬言要毁灭整个星球的人?

    自然有人这么问过。但安柏只是板着个脸表示,这事已经解决了,请不要再提,你们刚才看到的事情也请当做没有看见。

    等到安柏忙了好半晌,才一拍脑袋,想起要派个人把关绍带回去歇着。关绍眼一斜,表示你居然忘了我这么久,等你回去我们得好好算算账。

    当然,那只是个玩笑话。终于能回到久违的家中,关绍可是高兴极了。

    还是那个属于安柏的宫殿,与他们当初离开时并没有太多区别,只是多日无人居住,积了一点灰。而安柏派来的人很是干练,不出一会就将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不需要关绍操心任何事情。

    关绍只管伸开手脚躺在那张大床上,望着熟悉的天花板,有一种恍如隔世的唏嘘。

    片刻后,关绍抵不住一天的疲惫,睡着了。

    而安柏还在继续忙碌,百忙之中不忘找了个结实的牢房,将赫连丢了进去,等待处刑。

    赫连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藏了一个隐蔽的通讯装置,想要找人求救。可他能找谁?安柏不仅自己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厉害得不像话的帮手,那些墙头草还有哪个愿意帮他?又凭什么帮他?因为安柏是史莱姆?哎哟……

    说到安柏是史莱姆,就在安柏回来后的那天下午,他就召集萨亚帝国所有官员开了个会。会议内容大致是:听说有人传言我是史莱姆,那么我在这里公开声明一下——没错我就是史莱姆,我就是有一半史莱姆的基因。怎么地?瞧不起史莱姆?瞧不起你来打我啊,打得过再说!

    这么一场会议下来,引起轰动是必然的。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但在安柏一番雷厉风行的杀鸡儆猴之下,就是没人再敢正面给他找事。于是几天过去,轰动渐渐变成骚动,骚动渐渐变得不动……不知不觉间,众人居然都接受了即将登基的新王是只史莱姆的事实。反正也只有一半是史莱姆而已,另一半还是萨亚星嘛,萨亚星这么多年来和各种族通婚,啥血统没有?

    安柏也终于得到空闲,回家趴了一整宿。

    第二天清晨,他和关绍几乎同时醒来,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片刻,不禁相视一笑。

    而后安柏又将手头的事物给处理了一下,便带着关绍再度回到了皇帝陛下的寝宫。姆利昨晚就回来了,现在只有古艾还留在那里。

    两人通过那条密道,来到了姆利昨日带着古艾看的地方。

    那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室,四壁还是特地拿石头铺成的。乍看之下都是些普通的石头,但仔细一看,这个地下室,同古艾之前所住着的那个山洞里的石室,几乎是一模一样。

    室内一个角落里多了一张床,皇帝陛下正被摆放在上面。

    而一只硕大的史莱姆——现在不是金黄色了,在吸收了那颗淡蓝的核之后,他已经变成了普通的绿色——正蹲在床边,一脸的生无可恋。

    安柏走过去,酝酿了一下,叫了一声,“父亲。”

    那史莱姆猛地一震,目光投了过来,好半晌才确认安柏真的是在叫他。

    而后安柏又看向了床上的尤利尔。他试图压抑下眼底的悲伤,却不太成功,“父皇……已经不可能再醒过来了。”

    “我想再多等几天。”古艾道。

    安柏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就这么和关绍退了出去。

    再之后的每一天,安柏和关绍都会来看上一眼,和古艾说上几句话。而古艾始终都是那副模样,他们都觉得或许古艾是看不开了。

    但几天之后,古艾忽然道,“我应该把尤利尔还给你们了。”

    安柏一愣,惊疑不定地看了过去。

    古艾往后一晃,像是背靠在了墙上,“我听到有人说……那些人在上面打扫的时候说的……那个词,是叫做‘下葬’吧?”

    安柏掩下了目光,“是。”

    “那你们就拿去吧,好好下葬。”古艾道,“我听那些人说,如果耽搁了下葬的时间,对尤利尔不好。”

    安柏的语调抑制不住地哀伤起来,“是有这个说法。”

    古艾沉默了半晌,又道,“尤利尔说得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该走的路。我不该强留着他。”

    安柏接不了话,转而问道,“父亲,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该走的路吗……”古艾向上方望去。说实话,身为一只史莱姆,他还是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在遇到尤利尔之前,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在遇到尤利尔之后,他每天的生活中多了一样名为等待的事。这么一看,好像他的一生就只有那么两年一样。

    但是实际上他已经活过了很多年。他的寿命是那么长,与尤利尔相遇的那两年只能算是其中短短的一瞬。或许他确实不应该让那两年禁锢住他的一生。

    古艾向他们告辞的时候,正好是安柏完成登基仪式的那天晚上。

    “我想到处看一看。”古艾道,“这个世界比我想象的大。”

    安柏和关绍闻言都显得特别担心。

    古艾一看就知道他们在担心些什么,不禁笑道,“没事,核……我的核回来之后,我已经比那个时候强多了,小小的水土不服根本不是问题。”

    就算他这么说,安柏和关绍还是忍不住担心。但哪怕担心,他们也觉得古艾确实还是应该到处走一走的好。

    临走之前,古艾又将他们打量一番,意味深长地道了一句,“什么都比不过眼前。”

    安柏关绍一愣,忍不住互看一眼。

    “趁着在一起的时候,你们还应该再多腻歪一下才对。”古艾最后所留下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什么意思?”关绍茫然,“他嫌我们现在处得太矜持了?”

    安柏忍不住咳嗽,“确实挺矜持的。”

    关绍斜眼望他。

    “你看。”安柏掰着指头数,“我们已经三个月没约过会,五个月没有一起看过星星,六个月没有互相送过礼物了。”

    关绍转而望天,“那我们……先互相送个礼物?”

    “好啊。”安柏特别高兴,“你想要什么?”

    “游戏机。”

    “……”

    安柏愣了好半晌,然后默默抬头,“你真是一点都不浪漫。”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却始终勾着关绍的胳膊,“不过没事,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腻歪。”

    关绍冲着他傻笑,呆呆的模样,一如他对他最初的印象。

    他们都知道,身旁这个人,注定将陪伴自己一生。

    —en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