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玄幻小说 > 饲养反派小团子 > 第四只小团子9

龙在长出角开始,蝠翼便会随之发育,让他们开始拥有飞行的能力。



作为战斗力强到逆天的物种,成年龙的数量,却不相称地十分稀少。这是因为,在出壳后到成年前,龙不仅要在危机四伏的环境活下去,而且,龙生最重要的几个关头——长角、换鳞、学飞,都要自己挨过。所以,龙夭折的几率很高。寻遍整个魔界,成年龙的数量连一只手的指头也数不满。



比如说,在阿兹迦洛成为魔王,统帅魔界的金色时代里,能与他媲美的龙,压根儿就不存在。



长角意味着发育的解禁;学会飞行,就代表龙有了狩猎的能力。所以,掌握飞行能力,是龙在魔界开始站稳脚跟的信号。



龙学飞行的方式非常简单粗暴,就是找个悬崖往下跳。若是什么都不懂,他们可能会在蝠翼还没发育完善时,就傻乎乎地跑去学飞。结果可想而知——稚嫩的蝠翼负荷不了高速涨的大身体,基本都以摔死告终。(=_=)



不过嘛,有了宁婧在旁保驾护航,臭蛋自然不会是跳崖大军的一员。



在宁婧的加冕仪式上,水镜出现的那个不详的预言,让神会里的人对她的警惕心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这么一个敏感关头,宁婧没法在光天化日下带着臭蛋离开天界。



但是,她也明白,在这里留得越久,臭蛋的安危就越是没有保障——现在,她仅仅是被撤职,而并没有被限制自由,而且,布兰特现在也无暇来管她。万一,大神官对这件事的最终处理,是禁她的足,那就麻烦了。届时,想送走臭蛋也做不到。



思来想去,宁婧觉得计划不能耽搁,便在夜深人静时,带着臭蛋悄悄离开神会,去魔界学飞。



神会没有门禁,而拜天界与魔界的时间差所赐,只要她能顺利地跨出天界之门。天界的时间就会减慢至几近静止的地步,臭蛋是能有充足的时间学飞哒。



为免碰到夜起的人,宁婧去魔界的日期选得毫无规律,每次都隔三到五天不等。由于行事谨慎,在大神官眼皮底下干的这一铤而走险的举动,竟然进行得非常顺利。



这天深夜,宁婧带着臭蛋来到了魔界。



辽远的灰沉沉的天幕下,无止境的荒原朝地平线延伸。宁婧立于悬崖边,翅膀白色的羽毛在风中微微嗡动。



臭蛋扑扇着蝠翼,降落在她身后。



偷偷摸摸的学飞持续了两个多月,臭蛋便从刚化形时的三头身小胖墩,抽条成了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模样。



袖珍的莲藕似的四肢,渐渐变得瘦长,显露出了手腕与手肘的骨性线条。圆眼睛被拉成了长形,头顶的龙角也在成比例地变大,一圈圈的纹路加深了。



黑发红眼,龙角蝠翼,外加两只锐利闪亮的小尖牙,说他不是魔界出产的都没人信。



臭蛋停定后,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前方的羽翼上。



在魔界中,有这么一个传说——当年的诸神大战中,其实是神族的自相残杀。失败的一方被剥夺了神格,留在了魔界这片被放逐的战场。也就是说,丑陋的魔族人,其实是堕落的神的后裔,与天族人是同一个祖宗。



当然了,这个传说,天族人是不承认的,在魔界,也找不到可考究的证据。唯一能拉作证据的,大概就是魔族人打娘胎时候开始,就对天族人的翅膀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渴望。



他们表达渴望的方式很血腥、很直接——就是砍下天族人的翅膀收藏。



臭蛋凝视着宁婧的翅膀,不显的喉结轻轻滑了滑——同样是渴望,可潜意识里,他并没有折断它们的嗜血的意图。反而想要一寸寸地抚摸它们,感受那柔软的羽毛滑过手心的触感。



宁婧正忖度着今晚练习飞行的路线,忽然感觉到一只小手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半边翅膀上。她微惊,立刻转过身来,同时收拢了翅膀,不着痕迹地躲开了臭蛋的手。



在保守的天族文化里,抚摸翅膀是仅次于接吻的亲密行为。臭蛋或许不懂这个举动的含义,但是基于世界观和原主的记忆,宁婧的躲避,简直是条件反射性的。(=_=)



滑腻柔软的羽毛触感只在掌心停留一瞬便消失了,臭蛋有些失望,但想着来日方长,便放下了手。



宁婧跟他指明了安全的飞行路线,道:“事不宜迟,开始吧。”



臭蛋点头:“知道了。”



宁婧在不远处的石头上坐下。



悬崖边,黯淡的光线下,臭蛋的身影仅是一抹剪影。他从容地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连小裤衩也不留——在变成龙身的时候,会把衣服撑破,所以要先脱掉。



每次看臭蛋变身,宁婧都觉得十分震撼。璀璨的火光自心脏催生,包饶了他的全身。在烈火中,直立的体型蜷缩变大,坚硬的鳞片武装了皮肤的每一寸,指甲与尾巴伸长而出。



伴随着一声略微稚嫩的龙啸,照亮荒野的熊熊烈焰霎时一收,只余下一些零星的火点飘逸在空气中,飞到了宁婧面前,被她抬手打灭。



站在悬崖边上的,已经是一条身着硬鳞、背展蝠翼的黑龙,威武而凶恶。



宁婧有粗略计算过,他俯下前半身时,龙头高约两米五;不包括尾巴部分的身体长约四米。和未来相比,臭蛋目前还是一条很小的龙。



和以往一样,臭蛋轻轻拍了拍双翼热身,便跃跃欲试地朝悬崖倾倒而下,顺着宁婧给他规划的路线练习飞行,学会保持平衡,控制速度的升降,以及降落。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练习,臭蛋明显比以往有了进步。宁婧也就不用趴在悬崖边盯着,可以坐在远处,任他自由飞行。



等待的时间里,宁婧与系统闲聊,不知不觉,就说到了任务结束后的报酬。



系统:“在任务结束以后,我们总部会让你复生,并会送你一份礼物。你有什么想要的么?”



宁婧不假思索,秒答:“钱!”



系统:“……我是说认真的。”



宁婧:“我也是认真的。这是我十年前就悟出的真理:世界上很多烦恼,都能用钱解决。”



系统:“怎么说?”



宁婧半开玩笑道:“如果你试过在超市倒班到半夜,收工时被瘾君子跟踪。半夜被喝醉酒的男人踹出租屋的门,凌晨五点多去鱼市场干活,八点前赶回学校上课,就会赞同我的话。”



系统:“你说的是自己的学生时代?”



宁婧沉默了半晌,忽然夸张地耸肩大笑起来:“我打个比喻而已。你不会又相信了吧?”



系统:“……”



作为人工智能,它本不该存在好奇心,但此刻,却神差鬼使道:“不开玩笑了。宿主,我看过你的资料。在原本的世界里,你已经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影星了。不管过去如何,钱对你来说,已经是轻易就能获得的东西了。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要点别的呢?”



宁婧不知何时,已经收起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她安静地听着系统说话,视线放空,望着黑夜中的某一点,又似乎仅仅是在发呆。



隔了许久,就在系统以为她不会再回答时,宁婧才淡淡道:“我想要的东西,是不可能达成的。除非时空能倒流吧。”语气有些自嘲,比起在回答系统,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过了一个小时,远方的天边忽然出现了一个小黑点,原来是臭蛋回来了。



宁婧有些纳闷——以臭蛋的体力,平日至少玩五六个小时。不至于那么快就回来吧。



她心里闪过了一丝不好的联想,立刻站了起来。



臭蛋平稳地降落在了悬崖上,宁婧迎了上去,看到他一切都好,才松了一口气:“怎么这么快就回来?”



臭蛋的眼珠闪亮亮的,伏下半身,用龙头轻轻地顶了顶宁婧的背,滚烫的鼻息喷在了宁婧的翅膀上。



龙是很高傲的生物,不会轻易允许其他人上背。宁婧有些受宠若惊,迟疑道:“你想让我上去?”



臭蛋再度用鼻子顶了顶宁婧的背。



系统:“没事,他能负荷你的重量。”



宁婧考虑了片刻,便扶着臭蛋粗糙的脖子往上爬。臭蛋温顺地以翅膀触地,纹丝不动地让宁婧踩上去,还略微抬高,好让她借力爬上了自己的背。



第一次坐在这种庞然大物的背上,眼前是辽远的天幕与大片广阔苍凉的荒野。闭上眼睛,凛冽的大风便呼啸着从耳边、袍子间穿过。这一刻的心情,奇妙得难以言喻。



臭蛋朝悬崖边走了两步,宁婧深吸一口气,调整了身体的姿势,跨坐在了臭蛋的脖子后方,双手缓缓地握住了他坚硬的龙角。



得到了这个信号,臭蛋雀跃地展开了双翼,用力地扇动了一下,朝远处飞去。顾虑到背上驮着一个人,臭蛋一点儿也不像平时那么调皮,尽可能地飞得平稳,但宁婧的心还是快从嗓子眼里跑出来了——



宁婧:“好爽啊啊啊啊啊啊!要不是怕崩人设,真想吼一嗓子啊啊啊啊!”



骑龙飞行,她这辈子竟然有机会尝试一次!



系统:“……能理解。不过,你哪怕不吼,嘴巴也别张太大了,风要是灌到肚子里,很容易闹肚子。”



宁婧握着龙角的手出了一层冷汗。吹了没多久,她就觉得风实在太大了,只好躲在了臭蛋的头后面。



穿越了漆黑翻滚的薄云,宁婧感觉到前进的速度缓慢了下来,臭蛋悬停在了半空中。



宁婧似有所觉地抬头,顿时震住。



远方的山峦后方,壮丽的朝霞萦绕着金光,喷薄而出,驱散了缭绕在这片天地的阴冷暮霭。唤不出名字的鸟兽拍打着翅膀,自山谷瀑布中成行穿梭而出,被拉长的剪影投映在了暖金色的水面上,绮丽而梦幻,焕发着勃勃的生机。



魔界每天有三十六个小时。但与天界不同,它白天的时间不仅短,还不固定。有时候只有半小时有阳光,有时候能有两三个小时。



——前面的好几次,她与臭蛋来学飞行时,从到达这里直至离开,魔界都处于黑夜中。原来,臭蛋是因为发现了魔界即将日出,所以才急匆匆地飞回来,一定要让她看到这难得一见的景象。



臭蛋把扑扇蝠翼的速度放到最慢,维持着不让他们掉下去的速度,又不颠簸背上的人。尾巴尖儿还高兴地翘了起来——显然,能赶上在日出前带宁婧来到这里,臭蛋对自己的飞行速度感到很满意。(⊙v⊙)



看到臭蛋这么开心的模样,宁婧的心莫名软了几分。她重重地摸了摸臭蛋的龙角,轻叹道:“谢谢你带我来看日出,真的很美。”



当晚,两人收拾好了东西,趁夜回到了天界。



他们在魔界待了十几个小时,连日出也看完了,但天界只过了一小会儿的时间。



跨越了天界之门后,宁婧和臭蛋各自熟练地套上了披风和兜帽,冒着夜色,静悄悄地潜入了神会。



还是深夜。为了不引人注目,回到房间后,两人连灯也不点。



臭蛋扑倒在了床上,蝠翼软软地耷拉着,累得不想哼声——虽然有一定的体型,但他毕竟才学会飞行不久,长时间驮着一个成年人飞行,还是很累的。



宁婧翻箱倒柜地找伤药——刚才,因为第一次驮人,臭蛋在降落的时候,没把握好平衡,两个人一起摔到了地上。宁婧还好,仅仅是擦到了一小块皮。充当垫子的臭蛋就比较惨了,娇弱的龙鳞衔接部位被高速摩擦。变回人形后,额角、手肘都擦伤了。(=_=)



上次被灯火灼伤后,用剩的伤药找不着了。宁婧便叮嘱臭蛋在房间等她,自己去神会放药的地方找。



放药的地方,距离吟唱会的神坛非常近,就挨在旁边。



整座神坛笼罩在一层淡蓝色的光晕中,门口的独角金马雕塑燃亮着永不熄灭的火光。宁婧穿过了空无一人的座椅和走道,经过神坛时,不由自主地停了停。



她忽然想起了几天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幕。



那一天,她要来这里取墨水,碰上了几个刚加冕到了翅膀,并顺利进入神会工作的年轻鸟人。



出了水镜那事儿后,未免引起恐慌,大神官下令不得声张出去,但当天那么多人看到了,难免会有些流言。尤其是在神会内部,宁婧已经是一等一的名人了——臭名昭著的名。(=_=)



那几个年轻人,估计是认为宁婧会为水镜的结果感到心虚羞耻吧。明明话题主角本尊就蹲在十米远的地方汲取墨水,他们议论她时,却跟占领了道德制高点似的,完全没有控制音量的意思,张口闭口都是什么“抱大腿”、“马屁精”、“只会缠着布兰特副神官”之类的话。



当年在娱乐圈混的时候,宁婧多少难听的评论都听过,如果一一去计较,恐怕早就崩溃了。所以,她一般都懒理别人在背后说什么,自己做自己的工作就是了。



只不过,在背后偷偷说,和当着她本人的面说,是两个概念。这种教科书般的挑衅,她就不能当没听到了。



该怎么回敬,才能让对方气结又不吐脏字,宁婧心中有数。



于是,那会儿,她慢悠悠地合上了墨水瓶的盖子,转过身来,端着笑容,朝那几人煞有介事地鼓了鼓掌,贱兮兮道:“几位说得真不错。我的确是在缠着布兰特副神官,告诉你们,我不仅现在缠,还要缠一辈子。”



据系统所说,她那时候的笑容十分讨打。╮( ̄▽ ̄””)╭



事情都过去几天了,可一想起对方当时的表情有多精彩,宁婧就忍不住想要笑出猪叫的声音。



唉,就是委屈了布兰特,以后恐怕得背上一个“任人唯亲”的锅了。



宁婧在柜子前蹲下,轻手轻脚拉开抽屉。空旷的空间里,骤然响起了刺耳的回音。



翻找到了伤药,宁婧顺手把掉落的头发绕到耳后,却忽然感觉到了背后有人在看她,便猛地站了起来。



视线的尽头,神坛的门口,布兰特静静地站在远处,湛蓝色的眼眸不辩悲喜,深谙而了然。



瞧他这衣着完好、头发一丝不苟的模样,根本不像是刚从床铺上爬起来的,倒像是一直没睡,在守株待兔。



宁婧悄悄把手里的伤药藏到了袖子里,镇定道:“副神官,您这么晚怎么还没休息?”



布兰特走近,目光在她的额角上停了停,轻叹道:“赫拉,你的额头怎么会弄伤了?”



宁婧干笑一声,道:“这个嘛,摔倒了,所以不小心磕到了。”



布兰特伸手抚过了她的额角,一股暖融融的气息渗入伤口。宁婧怔了怔,再摸的时候,伤口已经长好了。



“手上有擦伤吗?”



宁婧摇头,布兰特却执起了她那只没有拿伤药的手,展开了她的掌心,放了一样冰凉凉的东西上去。



看到那样东西的瞬间,宁婧觉得似乎有一盆冷水兜头对她浇下。



布兰特放在她手心的,是臭蛋曾经爱不释手的那块琥珀色的结晶石。它是什么时候被布兰特捡到的?



光凭这颗结晶石,并不能说明什么。换了是别的人质疑,只要装傻,事情就能解决了。可布兰特这种谋定而后动的人,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在这个关头,把这颗结晶石交给她。



除非他真的知道了些什么。



宁婧目光闪烁,与布兰特对视了一会儿,握紧了拳心,又缓缓松开。



她想,她读懂了布兰特的意思。



装傻已经没意义了。因为,他已经发现了臭蛋的存在。这也是在给她最后的机会,去解决这件事。



说实话,宁婧没想到布兰特知道了她一直在隐瞒他的实情后,还愿意做到这一步。



看来,她一直都低估了布兰特对原主的重视程度。(8中文网 .8z.)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