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历史小说 > 开工天物杜撰 > 后传 四十三

  对强儿和绿豆的到来划船老头有点意外,毕竟划船手艺已经教了自己这儿可没啥值得人惦记的东西,不过有人送吃喝上门他当然一百个乐意反正横竖自己不会吃亏。一番客气后三人围坐在船仓里边吃边聊话题围着温榆河绕,老头就纳闷咋两年轻小伙跟这条河对上眼,赌上自己大半辈子看人的经验总觉着透着股怪异。粗人心眼实不可能留个问题憋在心里,趁着绿豆给他上酒之际坚决挡住开口便问:“你俩什么来头,咋对这条河打听的那么仔细?”强儿和绿豆一愣随后大笑起来,大家接触了那么久老头终于想起问两人来路,亏他活了一把年纪警惕性还真不是一般低。

  此时老头再傻也明白过来,事到如今该说该教的都差不多了再问还有啥意义?万一两人是恶人现在提问岂不是提醒对方可以杀人灭口了?!二对一而且又是年轻小伙,他两人的笑声成功引来老头一丝惧意。船舱就这么点大三人离的也近,老头紧张情绪很快让强儿和绿豆察觉,收敛笑意强儿立马解释道:“大爷莫怕,我哥俩在城里有自个的小买卖,温榆河上的漕运实在太黑,两人合计下来弄条船自个运。”听完绿豆说辞老头也立刻放松了自然放下挡着碗的手,绿豆识时务稳稳地给他上酒船舱里气氛瞬间转暖,老头大半辈子混迹这条河上运货有多黑他可门清,像哥俩这般小门小户自个弄艘小船运货的人可为数不少。

  “早说呢,你哥俩倒是聪明人,其实吧弄条船也不便宜,哥俩要运啥招呼一声,大家都那么熟我在价格上一向好说话。”老头后悔都怪自个贪小。莫名其妙逃掉笔长久的买卖,对于他的随口胡诌强儿和绿豆笑而不语。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话说开了老头知道两年轻人自力更生有点钦佩,当下也不含糊和两人聊起温榆河那些鲜为人知的势力分布和规矩,在他提点下强儿和绿豆越听越心惊,细心记下每个细节稍后再想办法处理。三人投机聊了很久直到太阳快要下山时才分手,走水路势在必行强儿和绿豆抓紧时间采购干粮。本来想直接买船就这样飘到王恭厂后面,但是听了老头那番介绍后觉得太招摇,想来想去还是先走陆路靠近些再弄艘船比较稳妥。

  第二天天朦朦亮强儿和绿豆就急着赶路,当头棒喝啊!现实和想象之间的差距怎会如此之大,计划好像永远赶不上变化,考虑到夜晚行走风险太高压下焦急的心,其实两人恨不得连夜就走。凭良心讲强儿和绿豆自认生活经历丰富,可实际上两人只在幼时有些在外游荡的机会,找到罗成后大部分时间就在冯家铁匠铺走的是大路。真正在外飘荡的时间并不多,果然躲在王恭厂闭门造车就想报仇实在太儿戏了,抱着必死之心两人无惧困难沿着温榆河向王恭厂山脉方向前进。

  强儿和绿豆本身方向感是极佳,之后一路顺利在没走弯路的情况下紧赶慢赶用了两天时间来到碾村停留,这小村子位置很好就离王恭厂专用码头那个县毗邻,最好的是村子后面有座山很高就隔着温榆河支脉河道,河道不宽就连着王恭厂的那片山脉,按照强儿之前计算这座山的高度可以看得到王恭厂。时间太紧迫了两人已经不打算住客栈只是稍作补给便直接上山。天寒地冻、风餐露宿的滋味并不好受而且山大危机重重,因此除了要采购些高粱、腊肉、干粮等食物。还要准备几把称手的刀子以备万全。

  入冬山上白雪皑皑甚是漂亮,强儿和绿豆一边赞叹美景一边艰难前行,途中运气很好意外碰到当地猎户,两人嘴甜扯谎本事一套套哄得猎户给他们带路,顺便偷学了好几手捕兽和野外生存技巧,当然对方也没吃亏自己那些都快用坏了的吃饭家伙都被修好了。三人组合在强儿和绿豆快到山顶时大家分手。由于角度关系两人已经能够看到王恭厂部分“倩影”和快要日落西山的太阳。

  “强儿时间还早下山好吗?”绿豆没想到这次上山会如此顺利,说实在大冬天露宿山头他可真心有点怕,为了小小报复之前绿豆乱发脾气强儿带着调侃的语气严厉回道:“亏你想的出来!刚找到点门路就想撤?上来一次容易吗!要过舒服日子就别跟!”要知道为了低调做人强儿性子被磨的很好,因此他那过激语调刺激到有过豪言壮语的绿豆,得了既然要舍命陪君子就要拿出诚意当下没有反驳。看他没回嘴强儿也不多话继续向前走。当初遇到猎户时两人骗说是到山顶给家里人采药碰运气,猎户对药草不精再加上两人有意报个冷门的药命帮不上忙,念他们孝心指点过他们在山顶附近有个山洞,如果真困在山上虽说山洞不深但能够挡下风雪凑合着能用,冷风刺骨稍晚些夜行动物就要出没,大仇未报强儿相当惜命趁着太阳最后余光照耀下寻找那个救命山洞。

  两人走了很久累的气喘吁吁又不敢停,天无绝人之路顶着火把强儿和绿豆谢天谢地的找到那个山洞,洞口的入口狭长走进里面空间真心不大而且阴冷无比,还好有些前人留下的干稻草,要暖和起来睡一晚不生病得考验两人本事。绿豆想得开该用就用,聚拢部分稻草拿出件不太喜欢的坎肩浇上煤焦油在洞里烧其火来暖暖,火一起来绿豆后悔了这味果然太难闻,他靠的近闻着想吐而且人也开始发晕,强儿看见他脸色有变赶紧拉人出来透气,冷风清冽绿豆一个激灵回神人也舒畅了。

  当初订货验样时掌柜只说烧起来味道难闻可没说有毒,现在看来这玩意毒性看似还不弱?!强儿和绿豆对视惊讶高兴没选错武器,可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哭笑不得,坑子啊!今晚怎么过?!唯一比较安慰的是火光起来后带来温度让人满意,事到如今两人又不懂医不敢托大真在洞内税,狠狠心商量憋气抢干稻草出来铺在过道上,就这样两人总算相依坐在稻草上拿出吃食又喝酒安安稳稳吃了起来。爬山是累人的强儿和绿豆胃口大开,碾村村民淳朴做买卖实诚腊肉和高粱够味够分量,食物下肚人也慢慢回暖,吃饱喝足强儿和绿豆就哈气连天蜷缩着抱着包裹草草睡了。

  在山上露宿过的朋友知道在山上最冷的不是夜晚而是清晨,绿豆最先被冻醒自己睡不着干脆拍醒旁边强儿扰人清梦,都被拍醒了强儿咕噜几句就想起身,这时两人才发现一晚保持同样姿势抱着的腿脚完全麻痹,无奈只能跪着单手扶石墙用龟速恢复。晚上那顿味还行可惜不是热口而且没汤,这些年被养的太好竟然开始挑剔起食物了,回想起老猎人烤兔子口水直流,天已亮两人商量与其在洞里挨冻还不如到外面碰碰运气。

  有手艺聪明的无论在什么环境中都会过的好,强儿和绿豆活学活用本事一流,出洞后根据老猎人教的经验没多久就有收获,强儿眼睛毒辣找到个窝扒开后发现地里有条冬眠的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绿豆从身上抽出小刀,瞬间这条蛇在睡梦中头身分家。两人分工忙碌许久大早总算吃了顿烤蛇,说实在少盐少料的肉食并不好吃,倒是腊肉和干粮火烤过吃出了另外的风味。

  等吃完天也大亮今个天气很好风极小,带着好心情强儿和绿豆踏踏实实来到山顶观察地形,风和日丽之前下过雪山顶视野极好,饶是强儿计算能力强还是有偏差,因为他们只能看到大半王恭厂而不是全部?“计算有误?看来这几日真的要在山上过了,唉。”强儿在上山前跟绿豆说起过到山顶能看到全貌,现实让他明白将来会有很多时间在山上做野人,冬天啊!白雪啊!绿豆想到后面的日子控制不住叹息起来,小气男人,强儿心里抱怨没反驳专心观察重新定下参照物。

  腿脚勤快中午刚过就下山回到碾村,只在山上过了一晚可怜强儿和绿豆样子邋遢,又饿又干在村里小店每人叫上两碗清汤阳春面猛吃起来,还好有个包裹背着否则真被人当成乞丐赶出去。吃饱也不歇补上干粮和腊肉两人赶集去租船,可惜无论他俩如何加价船夫硬是不肯放任两人租船要跟,罢了强儿拖不起和绿豆耳语后再次妥协。有人划船绿豆干脆在舱里打瞌睡,强儿则坐在外面和船夫聊天顺便观察地形,在外探查让他彻底明白现实与闭门造车的差距,看着绿豆那熟睡的脸强儿已经决定不再上山走完这趟水路就回京城,报仇很重要哥们也很重要。(未完待续。。)

PS: 没有太多旁白,剧本般的小说进行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