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历史小说 > 咸鱼贵妃被迫宫斗 > 第286章【番外4】阖家欢乐

陆初容道:“要不是非得继承这皇位,我倒希望他俩都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也罢,你和朕争取活个长命百岁吧!省的把这担子丢给孩子们!”
陆初容不满噘嘴:“说好的归耕田园呢!”
“再议再议!”
陆初容无法,她就知道,她的田园只能是栖凤宫后头的一亩三分地!
“明日长姐入宫,皇上可要设宴?”
“听闻长姐这次带了些南疆缫丝养蚕的女工,要学我大辰的缫丝之技?还要跟你学种菜?”
“对啊,早些年番邦引进的番椒,我给公主送了些,公主说在南疆也有很多人喜欢,这次我一并将种子和种植方法教给她们。长姐还带了水粟的种子,让我看看在大辰境内可否种植,若是能种,咱们将来便能收更多的粟米了!”
“朕的皇后可真能干!”
一国之君说着,冷不丁将人打横抱起,陆初容大惊:“你又吓我!总这么抱着,被人看到成何体统!”
后者得意:“朕习武强身,为的什么?”
“啊?不是为了跟人打架吗?”
“打架?那你让魏爽和妙思干什么?!朕当然是为了抱你!等将来你七老八十走不动了!想去哪,朕抱你去!”
陆初容失笑,抱住他的脸亲了一口,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左边,没亲到。”
“留着明天亲!”
一国之君美滋滋的记下了,明天得找媳妇要亲亲。
升平长公主如今是南疆王后,此次代表南疆出使大辰,带着掌管农耕的官员和缫丝种蚕的女工。
大辰亦以最高礼节接待了她,在受过百官拜见后,便往康宁宫拜见太后和皇后。
这婆媳二人皆是严妆华服,双方各自见礼便也不再拘束。
陆初容唤两个儿子去拜见姑姑,升平公主见了他二人也是爱不释手:“上次姑姑来的时候瀚儿才刚满月,如今都长成大孩子了!”
陈瀚略有羞赧的眨眨眼,倒是陈沛大声道:“姑姑看我呢!我是不是也长高了!”
“是是是!咱们太子殿下不仅长高了,还愈发威武了,有你父皇的样子了!”
陈沛得了夸奖,喜笑颜开,又悄咪咪去看太后身边站着的少年:“哥哥也长高了!”
那少年先是看看太后,又看看皇后,红了眼眶道:“太子殿下……竟还记得我?”
陈沛点头:“记得,没有弟弟的时候,一直是你陪我玩!对了!弟弟!他也抱过你!还把你摔了!”
魏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会儿再抱肯定不会摔了……”
陆初容看着他,亦是满心欢喜,她一手养大的孩子,已抽条拔个大变模样,结实了,也高了!
她一大早便赶来康宁宫见他,佑儿亦记得她,还趴在她怀中哭了好一会,以至于她眼睛现在都是红的。
升平公主道:“这便是魏将军的独子,魏佑小公子吧?”
“魏佑,见过长公主殿下。”
“小公子不必多礼。”升平公主笑道:“幼时瞧着比太子殿下虚弱,大了却比太子还高上一头,想来那塞北的风霜果真是磨砺人的。”
陆初容扯了嘴角干笑:“打小被他娘逼着习武,可不结实吗,要本宫说,妙思也太狠了些。”
一听习武,小太子眼睛亮了起来:“哥哥,你会武功吗!厉害吗?比阿庆还厉害吗?能教我们?”
“我……我只会些皮毛……”
陆初容看得出儿子想跟他玩,在康宁宫反倒拘束,便道:“姑姑给你兄弟二人带了南疆的小马驹,你们带魏佑哥哥去玩吧!”
“太好了!多谢姑姑!我最喜欢骑马了!”
太子殿下一手拉着一个往外跑:“哥哥!你会骑马吗?你会什么武功啊?对了!你现如今在家也读书吗?读不好也会被父亲打手心吗?”
他喋喋不休,仰着小脸看过来,反把魏佑逗笑:“殿下以后叫我其乐就好。”
“其乐?我想起来了,当年你回家的时候,母后赐你的字!”
“殿下真是好记性!”
陈沛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过目不忘的本事了!
“那其乐哥哥,你这次在宫里住多久?能教我和弟弟骑马吗?”
魏佑道:“我马术不精,兴许还要太子殿下教呢。”
陈瀚忙道:“太子哥哥马术最好了!”
“也罢!既然你们俩都不会!我便一起教吧!”
三个孩子风风火火的往外走,冷不丁撞上回后宫的陈元沣,一国之君故意瞪儿子一眼,看陈沛吓的躲在魏佑身后,不由心情大好。
魏佑端端正正与他见礼道:“参见陛下。”
“佑儿今日便搬去东宫吧,你们三兄弟难得相聚,在一块好好玩玩!”
“玩?”陈沛眼睛一亮,结果刚对上父皇的眼神,又赶忙躲在魏佑身后。
“多谢皇上!”魏佑也是满心欢喜,却不敢外露。
陈元沣进了康宁宫,三个孩子快速跑走,后头追着一群内监宫人,唯恐他们摔着。
康宁宫中,长姐逗着他的小女儿,正和他的爱妻说笑。
母亲亦慈和满足,笑的眉眼弯弯,抬头看他站在门口,赶忙招呼道:“皇上快来,方才还在说你呢。”
“在说朕什么?”
“见过皇上,”升平公主与他行礼,端庄温婉:“方才就想说了,皇上比前几年愈发沉稳威严了。”
“再如何威严,朕也是长姐的弟弟。”
陆初容伸出手去,男人亦回握住她。
“皇上,让长姐留下过完小满的周岁再走吧。”
陈元沣算了算:“那不正好可以留下过个年?”
升平公主没好气道:“你们两口子这一唱一和的,干脆将本宫留在这多住几年吧!”
陆初容忙道:“我倒是想,就怕姐夫不舍得。”
“你呀,不若这次跟我回南疆小住几日?”
“好啊!”
陈元沣忙将人护在怀中:“你怎么不问朕舍不舍得!”
公主噗嗤笑出了声:“定是不舍的!本宫来给母后贺寿,你们夫妻俩一唱一和的留人,也罢,今年这个年,咱们一家人便一块过!”
“好好好!”太后忙道:“你说这话可不许反悔!皇上赶紧派人支会南疆王!莫等不到王后再上赶着要人!”
升平公主道:“本宫留下,也是有私心的。”
言罢又看向陆初容:“还望皇后娘娘不吝赐教,让我带来的那几个缫丝养蚕女多学点东西,也请皇后娘娘授我南疆冬麦良种和播种要术。”
陈元沣道:“皇后都给你准备好了,长姐莫不是想拿了良种就回去?”
“那可不行,我得留到长姐启程那日再给!”
“哈哈哈!”
康宁宫中一片欢声笑语,人活一世,富贵一生,终是比不过一个阖家齐聚,你我不分。
陆初容现在唯一的遗憾就是妙思,她这几年在塞北可不得了,女将威名令人闻风丧胆。
也正因如此,她回京的日子一拖再拖,等她见到魏爽得好好说说他,哪有不让媳妇回娘家探亲的道理!
若实在回不来也行,这次离京,务必把她准备的戏本子带上,现如今全京上下都知道她们的皇后娘娘有收集戏本子的癖好了!
为了妙思,她简直威名扫地!
好吧……好像本来,也许,似乎,也没什么威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