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历史小说 > 定河山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转移话题

只是南宫媚却也有些纳闷,自己自从诞生下女儿之后,一直都没再有身子。自己因为长子不是范刀的,一直都心怀歉意。所以,一直都想着要为范家生下一个真正的继承人。可却没有想到,一直都没有再能够怀上,尽管因为范刀平日里过于忙碌,二人同房机会不是太多。
可不管怎么说,还算是正常的。自己又按照段锦,教自己的那个所谓的安全期推算,尽可能的在非安全期,可却迟迟不见动静。反倒是与这个家伙,每次只要稍有偏差,都会再有身子的。有时候南宫媚再一想,自己在与这个家伙之前,成亲也有几年了,却一直都没有身子。
直到被这个家伙那啥了,才最终生下了长子。到现在,南宫媚还记得,范刀在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异常激动的表情。在自己诞下长子之后,甚至有些高兴的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当时老家主的身体已经很不好,可范刀依旧坚持大摆筵席,宴请江湖同仁以及商界朋友。
那一日,甚至湖广北路安抚使,加上转运使、按察使、学政、左右参政,再加上经略节度使,诸府兵马使,兵备道等武官,以及襄阳府诸官员清一色到场。湖广北路的其他州府县道,诸官员虽说未能亲自上门道贺,可也派人都送礼物上门。当时的场面,南宫媚到现在还记得。
平日里面素无往来,甚至看不对眼的官员与江湖大豪共济一堂。不算其他的礼物,单单那日收的祝贺孩子满月之喜的金牌,整整摆满了两间屋子。当时的景象别说范刀,便是老家主都被吓了一跳。只是大家都以为那些官员,不请自来是看在身为当朝太子心腹,范剑面子上。
而当时的老太爷,也是当时的范家家主,抱着自己的长子当众宣布,这个孩子就是范家未来的继承人。不说别的原因,就这一个原因,南宫媚又那里敢让他们父子真的见面?若是一旦传出去,范家又有何颜面在江湖上那个立足?况且,这个孩子还是范刀“唯一”的儿子。
不仅干脆了当的拒绝了,黄琼想要见儿子的想法。而且对于黄琼想要认自己女儿为义女的想法,南宫媚虽说没有拒绝的那么明确,但也没有答应,而是选择了以沉默作为回应。南宫媚知道,当初自己能怀上女儿,恐怕就是这个家伙弄出手段。这个家伙,肯定是心知肚明的。
之所以提出认自己女儿为义女,想必黄琼还是做着,就算不能真正相认,可也要想方设法的达成一定的关系。搞不好,还打算着通过女儿,在私下里面联系自己儿子的想法。只是理解归理解,可南宫媚明白,此事不是自己就能做主的,两个孩子在名义上还都是范家的人。
与天家攀上关系,就算不需要公公答应,可至少需要自己丈夫同意。哪怕黄琼一直用渴求的眼神在看着自己。也多少有些心动的南宫媚,也一直都没有表态。在宫中这段日子,南宫知道这个男人,是有多喜爱女儿。知道自己有一个女儿流落在外,又不能相认,他肯定不舍。
可即便黄琼眼神,让她很是有些心疼,但最终也没有吐口。她唯一能做的,也就只能在那个事情上,给黄琼一些补偿。这一夜,南宫媚不仅破例穿上了,黄琼送给她的,却因为那些所谓的衣衫,只是几根布条而死活不肯穿的东西。还第一次主动,让黄琼在自己口中尽兴。
甚至在最后,还将口中的东西给咽了下去。而最终拒绝了黄琼,就算不能相认,可也要见见两个孩子要求之后。南宫媚最终答应作为补偿,今后若是有机会进京的时候,会抽出功夫陪伴黄琼一些时日原因。但这个前提是,只能她自己单独进京,而不是与范刀同来情况之下。
只是谈判最终敲定,可南宫媚却知道,自己不能在宫中继续待下去了。范家人,眼睛都贼着呢。自己这次进京,压根就没有进范家在京城分支,而是直接住进了宫中。在宫中还一待就一个月,就算有南宫珍为借口,但也是时日太长了。更何况,还有前次自己进京也是如此。
若是在继续停留下去,恐怕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再说,这些达成的这些协议,自己还无权做出最终决定,还需要家族中族长,也就是自己的公公同意。所以,无论于公于私,南宫媚都不能继续停留下去了。而黄琼虽说恋恋不舍,可也知道南宫媚处境的他,最终还是放手了。
只是在临别之前那一夜,二人几乎疯狂了整整的一夜。黄琼没有再继续找任何人,南宫媚也没有爱惜自己的身子。哪怕黄琼一直都没有尽兴,却也没有再召唤其他另外任何人。甚至就连疲惫不堪的南宫媚,最终依偎在黄琼怀中沉沉睡去的时候,俩个人还紧密的连在一起。
第二日清晨,黄琼清醒过来后,看着伏在自己身上,因为疲惫还在沉睡之中的女人,感受着怀中惊人的丰盈,实在忍不住用动了起来。两个人这一折腾,却是直到中午才起身。几处都被用了的南宫媚,此时虽说已经疲惫不堪,但却依旧拒绝了,黄琼再让她留下一天的要求。
在低下头,又服侍了黄琼好大一会,最终还是决定起身。见到怀中佳人态度坚决,黄琼再不舍,也只能起身温柔的为佳人穿好衣物。黄琼穿的很仔细,从亵裤到兜衣,一直到脚上的布袜和鞋子。在为佳人穿好衣物后,黄琼又陪着南宫媚用了,不知道是早膳还是午膳的饭。
才放佳人离开。只是在出了宫门,南宫媚翻身上马,无意之中转过头看向宫门城楼的时候,却发现黄琼正站在风雪之中的城楼上,痴痴的看着自己。紧了紧身上,离开的时候,黄琼亲自给自己穿上的那件狐皮大氅,南宫媚尽管眼睛有些发红,但却不敢在回头看上哪怕一眼。
因为范家来迎接她的京城主事,已经赶到宫门外正等着她,根本不容她回头。咬了咬牙,南宫媚没有再回头看上哪怕一眼,选择了纵马疾驰而去。直到南宫媚背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黄琼却也没有离开。依旧站在城楼上,却是望着南宫媚消失方向,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直到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陛下既然如此痴情,干嘛还将人放走?那范家的家主我知道,若是知道陛下与她有了这种关系,搞不好上赶着将人给送过来。如今范家早年江湖世家的那些传承,早就彻底的消失不见了。如今范家诸房的行事做派,已经越来越与商贾之家相似。”
“为了利益,行事可是不择手段的很。只要给范家一些好处,想必范家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南宫媚给舍弃。我可瞧着,这次南宫媚进京,可不单单是为了南宫珍,恐怕那只是借口之一。南宫珍虽说行事有些随意,但大家族出来的女人,分得出轻重。那位还是惦记陛下罢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调侃声,以及将一件大氅放到自己肩膀上,那双熟悉的小手。黄琼转过头有,看着段锦多少有些吃醋的表情,以及司徒唤霜和何瑶二人,多少有些类似的神色,却是不由得一笑。也知道这些日子里面,自己更多的与南宫媚在一起,多少有些冷落三位娇妻了。
黄琼有些歉意的,将三位娇妻搂在怀中好好的安抚一下。挨个亲了亲三人的小脸道:“朕是舍不得媚儿,可你们之中,朕又舍得那个了?都是朕的爱妻,朕又如何放的下?朕刚才站在这里,也不全是因为媚儿,还有些其他的事情,想要在这里冷静冷静,要好好的琢磨一番。”
抬起头看了看漫天的风雪,又看了看想必得到了叮嘱,离得远远的宫女和太监。黄琼却是松开三女,背着手看着宫外笔直的御街,良久才轻声道:“其实,朕这些日子,一直都是在与媚儿,谈范家的未来。朕给了范家两个选则。要么彻底退出江湖,要么将通商之权交回来。”
黄琼的话音落下,背后的三女都愣住了。而黄琼却是没有理会三女在想着什么,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样,才沉稳道:“范家若不退出江湖,依靠身后的江湖支持,在加上自身掌握的巨大财力,不仅其他商家根本无法与其竞争,违背了朕的初衷。对朝廷,实则也是一个威胁。”
“朕绝对不会允许,在出现第二个桂林郡王府。朕鼓励经商,更鼓励我大齐的商人走出去。但是这种自身便有着强大武力,无形之中便将竞争者压制住的不行。朕也知道,这世上的事情,没有绝对公平二字的。但至少表面上的公平竞争,还是要维持的。况且侠以武犯禁的。”
“朕不是要卸磨杀驴,但有些事情必须要做。朕不能给后世子孙,不能给自己的儿子,也留下像朕接手的这样一个烂摊子,更为后世留下一个天大的隐患。这么做,朕也知道对不起媚儿,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范家不是不能在商场上做大做强,可不要指望着吃独食。”
听到黄琼的这番话中,有些伤感的语气。司徒唤霜走到黄琼的背后,紧紧的搂住黄琼的腰,脸贴在黄琼的背后,轻声的道:“你做什么,我们都是理解你的。就算因为身份的原因,无法全力支持你。可我们都相信你,做好任何一件事情,都会权衡利弊,也都有你的苦心的。”
司徒唤霜这番话,黄琼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段锦却是不由得翻了翻白眼。这个家伙,明显是在转移话题。霜儿虽说极其聪慧,这些年成长的也很快。可问题是一门的心思,都在这个家伙身上。一遇到这个家伙,原本的睿智、清冷都不见了,总是很容易被这个家伙给唬住。
今儿原本姐妹们,是来找这个家伙兴师问罪的。却不曾想,司徒唤霜又被这个家伙,三言两语给糊弄住。她这个正宫皇后都妥协了,自己与何瑶又能说什么?而在看看何瑶,不也没有比司徒唤霜好到那里去?所以,今儿的兴师问罪,基本上就到此为止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