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在1982有个家 > 519.发展第三产业

寿星爷没法自己去拿鱼肉丸,还是王忆帮助了他,因为现在大灶又转移到山顶了。
马上要开学。
开学前面几天学生们是在操场上坐小板凳趴在凳子上上课,也在这里吃饭,所以学校的大灶还是迁回山顶更好。
当然食堂还没有落成,王忆考虑的是先用彩钢瓦房简单支撑个大灶。
之所以要用彩钢瓦搭建大灶而不搭建教室,主要原因是教室规模太大,需要的彩钢瓦太多。
另一个教学楼已经建成了,只是需要几天时间干一干就能用,而食堂是山顶所有建筑中最后落成的,还得需要一段时间。
除了要建起彩钢瓦食堂,王忆还要开始组织防空岛和红树岛铺设太阳能海水澹化设备。
另外,鲨鱼肉已经仔细抠出来了,接下来要制作鲨鱼模型——
鱼肉丸子之所以今天才出锅,除了处理鱼肉的腥臊味需要点时间外,就是因为抠鱼肉很费劲。
本来王忆计划是做个鲨鱼软骨标本,但他在23年咨询海洋馆专家问了问,专家建议他做一个鲨鱼整体标本。
鲨鱼软骨要防腐保存太难了,而且非专业团队很难将之做成,所以还是保留鱼骨支撑的前提下,覆盖鱼皮做成整体标本更容易一点。
王忆等着能源集团的技术队伍将设备简单移位做了查漏补缺,然后汇合他们去了县城。
正好秋渭水做完晚饭,他进门之后叶长安便招呼起来:“过来喝一杯温酒去去寒气。”
看到长辈如此关爱自己,王忆心里头热乎乎的。
他脱掉毛呢大衣挂好,说道:“谢谢爷爷,不过我是年轻人,火力壮,现在都已经开春了,晚上的一点寒气不算什么,我能顶得住。”
叶长安咂咂嘴,说:“你们年轻人啊,真是屎壳郎爬鞭梢——光知道腾云驾雾,不知道死在眼前……”
“爷爷大正月的你怎么说我男人呀?”秋渭水第一时间从厨房探头出来,就像老母鸡护崽一样守护她的小王宝宝。
叶长安便换了个说法:“行,那你是八月八的蚊子,就一个嘴头厉害!”
“你现在年轻,身体好火力壮,可你永远年轻?我又不是没有过年轻时候,我跟你一般年纪的时候也很勐,三九寒冬我冷水洗头去海里冬泳,结果上年纪以后呢?”
他指了指自己的胸膛:“你自己看看,我现在是什么样?”
王忆竖起大拇指说:“爷爷是老当益壮,龙马精神!”
叶长安拍了拍桌子笑骂道:“快去你的吧,我刚才的话真没说错,你是八月八的蚊子,嘴巴厉害。”
王忆换了个说法:“那,十年饮冰,血犹未冷?”
叶长安一时懵逼:“你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这跟咱们的话题有什么关系?”
他想了一下,微微笑了起来:“不过这句话真不错,十年饮冰,血犹未冷!”
“这句话形容解放前我们的工作倒是不错。”
王忆坐到了他跟前准备喝一口温酒暖暖身子,可他找了一圈后疑惑的问:“爷爷,酒在哪里?”
叶长安立马对着厨房喊道:“小水啊,你爱人要喝一杯温酒去去寒气,你赶紧把酒拿出来。”
王忆听的翻白眼。
难怪老爷子苦口婆心的劝他饮酒驱寒,原来不是真关心他,是自己想喝酒但喝不着,要以他的名义蹭酒喝。
秋渭水平日里管着叶长安,但没有管的很严,像今天这样特殊的日子,她自然准备了酒。
准备的是黄酒,这个不像白酒那么烈。
她手脚麻利的忙活,桌子上很快摆放上酒菜。
顶盖肥的正月大螃蟹,鼓鼓囊囊的油焖大虾,切了盘猪头肉、做了个西红柿牛腩汤,有海鲜有肉也有菜,很丰盛。
他们把桌子搬到了南边窗台旁,微微扭头便能看到刚刚爬起的圆月。
一弯圆月挂星空。
王忆莫名的想到了短视频中曾经火过的一个傻鸟文桉:月酿很酿……
他们喝着热乎乎的温酒,秋渭水快子不停,不是给爷爷夹菜就是给王忆夹菜。
叶长安抿了口酒跟王忆先随意聊了起来,问他关于太阳能海水澹化设备的安装情况,顺便聊了聊能源发展的未来。
王忆自然看好新能源的前景,他借着新能源的清洁优势,提到了海岛旅游业的前景。
听到这话,叶长安顿时来了兴趣:“旅游业?你觉得咱们福海未来要着重发展旅游业?”
王忆说道:“当然了,未来三十年,中国的整体定位应该是工业强国,我认为可以先制定一个小目标,在三十年的时间里成为全球范围内整体实力第二强国!”
叶长安和秋渭水纷纷笑起来。
苏维埃正在北方对中华大地虎视眈眈呢。
1981年,红色帝国举行了一场军演,那钢铁洪流势不可挡的架势吓尿了欧洲也震惊了全球。
不会有人相信,仅仅十年之后这个帝国将会从内部崩塌,也不会有人相信四十年之后这个国家的继承者打个邻国都费劲巴拉,让人家给拖入了战争泥沼之中……
这些事王忆肯定不能提,他温和的说道:“我对咱们国家有信心,也对中华儿女有信心!”
他继续说道:“只要国家发展成工业强国,那老百姓就有钱了,就要有更高层次的享受追求了,那时候海洋旅游业肯定会受欢迎。”
“咱们福海有太多可以利用的旅游资源了,不说诸多岛屿、不说绚烂的渔家传统也不说丰富的渔获,咱们就说一些可以开发为景点的自然资源——”
“比如我们天涯岛!”
叶长安笑道:“你这个小子,时时刻刻忘不了给你的家乡捞好处呀?咱们不是不说诸多岛屿了吗?你们天涯岛不是岛屿之一?”
王忆也笑了起来:“是,不过我是开玩笑。”
“正经来说,咱们有十里银滩,这可是宝贵的景观资源!”
叶长安点点头:“这方面你和齐敏同志想到一起了,十里银滩长度有五里,最大落潮位纵深能深300米,面积可以达到六七十万平方米,终年有雪白细腻的沙滩,景色很优美。”
“特别是春夏秋三季节,那地方主导风是南风,风平浪静,是个好地方。”
王忆说道:“对,我虽然没在十里银滩正经的玩过,但我开船经过来着。”
“琴岛有海水浴场,这成为了他们的海滨名片,甚至国家在那里建起了干部疗养院。”
“但他们发展的还不行,小鬼子在这方面是行家,他们有个箱根地区,那是着名景区,里面的海滩和浴场还比不上咱们的十里银滩呢,但每年慕名而来的国内外游客能以数百万计,经济效益非常好!”
叶长安沉吟道:“是这样的,我也觉得咱们福海的景观很棒,应该将它大力宣传出去,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中国有个翁州,翁州有个福海,福海地区景色优美怡人。”
他放下快子,倚在椅背上慢慢的说道:
“嗯,上个月的时候,齐敏提了个建议,在县里成立个旅游公司,挂靠到城建局,到时候由城建单位的同志来分管负责。”
说到这里他看向王忆:“你觉得他的提议?”
“很好!”王忆斩钉截铁的说道,“爷爷,你相信我,旅游业是朝阳产业,它是八九点钟的太阳,刚刚升起,还没有如日中天,咱们提早布局,未来一定大有可为!”
叶长安问道:“怎么布局?”
这方面很简单。
王忆把23年人所皆知的一些常识说出来:“先成立旅游局,然后设置一辆三驾马车,三个路子一起走。”
“第一驾是以县委为主体向上级单位有关部门争取经济方面的政策,获取资源的倾斜。”
“第二驾是由旅游局牵头、其他单位配合,全方位的向外宣传咱们福海,推广咱们福海,扩大横向联系——要注意寻找合作伙伴来共同搞宣传工作,主打方向是沪都,从沪都开始进军全国。”
“第三驾是打铁还需自身硬,咱们得挖掘景点,发展旅游资源并保护这些资源,其中这一点最重要。”
“首先是保护好十里银滩这样的景点,我当时经过的时候看到有人开船在挖沙,这肯定是不行的。”
“其次要雇佣设计师来设计景点发展、雇佣工人来收拾景点卫生,另外该投资要投资,不能抠抠搜搜,把景点给做起来。”
“还有要注意服务意识,这点最重要,治安要好、服务员态度要好、监管部门要负责,等等吧,反正这事要细说起来还挺复杂的呢。”
叶长安听的忍不住从裤兜里掏出个小本子记起来。
秋渭水看着自家男人侃侃而谈的自信样子非常骄傲也非常开心,再看看向来内心高傲的爷爷老老实实的听并且还要做记录,这样她更高兴了。
她主动给老爷子添了一杯酒说:“爷爷,你不用这么正式,让王老师回头给你出一份报告书就是了。”
王忆一愣。
真是好媳妇,这么快就把自家男人给卖掉了?
叶长安却摆手:“不用,王老师要写《龙傲天环球大冒险》,哪有空余时间写报告书?”
王忆冲他举杯。
爷爷真好人。
然后好人说:“这样,我先回去开会讨论成立旅游公司的事,到时候王老师过来挂个职,不用做报告书,他直接来负责相关工作吧。”
王忆举起的酒杯停在了空中。
我要去挂职?
我很忙的好不好!
他可不想去什么公司挂职,特别是这个公司到时候肯定一帮公务员,而且是分属于不同派系的公务员,到时候指不定要怎么勾心斗角。
恰好他最讨厌勾心斗角、阴谋诡计,所以他赶紧拒绝:“爷爷你知道的,我是我们小学的校长;你不知道的是,我还马上要担任我们生产队的队长……”
叶长安一看他屁股怎么翘就知道他想放什么屁。
但老爷子是政坛老手,装作没听懂他的意思,接过他的话头说:“噢,你要当你们生产队的队长了?好,好事。”
“不过你小子可给我记住,别利用你在旅游公司的职务权力给你们生产队的旅游工作开后门!”
这话可把王忆说愣了。
对呀,差点忘了这茬事。
天涯岛以后也得发展旅游业,自己如果在旅游公司挂职,那有助于岛上产业的发展啊!
他这人实在太老实,竟然没想到还有公权私用这回事,幸好老爷子提醒他了。
于是他迅速改口说道:“这你放心,爷爷,我不是这样的人,对不对,媳妇儿?”
秋渭水很为难。
她感觉王老师是这样的人……
当然她不能这么说,可让她对爷爷撒谎她也不太乐意。
这样她只好装作没听到王忆的问题,说道:“来,吃螃蟹,螃蟹凉了就不好吃了。”
叶长安接过螃蟹抠蟹膏,又问王忆:“对了王老师,你刚才要说什么?就是我把你话给打断了,你说到我不知道你已经成为队长了。”
王忆解释道:“哦,我后面要说的是,爷爷你相信我,我在身兼数职的情况下,不但不会给自己开后门、走关系,还会尽量平衡这些工作的时间安排和精力分配,一定把工作干好!”
叶长安微微笑:“好,那你明天跟我去咱县里几个适合当景点的地方转转看看,咱们先讨论一下子。”
“来,吃菜吃菜,现在是咱们家庭聚会的时间,不提公事、不提公事呀。”
王忆默默的啃起了螃蟹腿。
提什么提?自己都被征调成临时工了,以后公事多的很,还用现在提吗?
不过这螃蟹还挺好吃的,蟹膏真鲜啊!
晚上他自然是留宿了,老爷子住一楼他和秋渭水住二楼,秋渭水告诉他这种楼房的隔音效果很好,然后王忆便试了试。
嗯,挺刺激的。
夜晚消耗了不少精力,可王忆早上还是起了个大早,准备给老爷子弄一份早餐。
不为别的,就是要给媳妇儿争口气,让老爷子知道自己的孙女没有嫁错人,她找的男人是疼爱她和她的家人的!
然后他揉着腰下楼。
老爷子正在看报纸,看见他后指了指桌子说道:“有汤圆有馄饨有油条和豆腐脑,爱吃甜的就吃甜的,爱吃咸的就吃咸的。”
王忆讪笑道:“爷爷你这也太客气了吧?豆腐脑还给准备了甜咸两种口味?”
叶长安一听这话很诧异:“什么?豆腐脑哪有两种口味?这东西不都是甜的吗?”
王忆说道:“那你刚才说准备了豆腐脑,爱吃甜的就吃甜的,爱吃咸的就吃咸的……”
“我的意思是说,你爱吃甜的就吃汤圆,爱吃咸的就吃馄饨!”叶长安感觉莫名其妙。
这老师不会做阅读理解呀!
王忆只好改了话题:“行,那我吃馄饨吧,小水爱吃甜的,爷爷你起这么早呀?竟然还帮我们买早餐,真是惭愧。”
他的倔强和尊严要求他必须得展示对秋渭水的爱,既然不能做早餐了,那就只好把秋渭水爱吃的给留出来。
叶长安说道:“你要是真觉得惭愧,你以后在旅游公司干工作的时候卖力一点。”
王忆闷头吃饭。
得了,三句话不离工作呀!
吃过饭还得忙工作,他们坐公交车去了十里银滩。
节气上来说春天来了,但从气候上而论冬天还没有离开,不过已经走远了。
风小了,也暖了。
冬日狂风搅起骇浪的场景也不再常见,海面渐渐平静,被惊涛骇浪所掀起的海底泥沙也沉淀了,海水正在由灰蒙蒙、黄沉沉变为薄荷绿。
宝岛暖流随着春风渡海而来,它带来了太平洋的温暖水汽,这样一个冬天没怎么出现的海雾又来了。
小岛迎来了一个雾季。
海雾朦朦胧胧的从海上弥漫、将岛屿笼罩,不是大雾,但足以让海洋让岛屿的景观变得缥缈起来。
当视觉被剥离,听觉开始代偿,变得敏锐起来。
下了公交车走在海岸边。
能听见海风的习习声,能听见渔船发动机的嗡嗡声,能听见远处大船路过拉长的汽笛声,也能听见后面自行车铃铛脆生生的叮当声。
此时有早起的老人在海滨晨练,也有情侣趁着上班前的时间早早离开家门,在海滨十指相扣、彼此依偎的说着情话。
王忆很羡慕这些情侣,他们还有心思说情话,像他现在和秋渭水有了空闲和情意后都是一句话:‘来吗?’‘来!’
秋渭水一手揽着他的臂弯一手揽着叶长安的臂弯,慢慢悠悠的走着,很开心,眉眼间都是笑意。
这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了。
最重要的人都在自己手里的感觉,真好。
王忆看着姑娘如此便满意的情绪,突然觉得难受:叶长安的身体健康已经不允许她再揽很久了。
于是他便做了个决定,说道:“以后礼拜六咱们就回爷爷这里住吧,晚上跟爷爷一起逛逛市场,早上跟爷爷一起逛逛海边或者公园,多转转,多看看。”
秋渭水更开心了:“好啊。”
叶长安是情报人员出身,对人的情绪感知非常敏锐。
王忆的表情和声调只有一点异常,但他立马不动声色的记在了心里。
秋渭水看着白茫茫的沙滩和海上感叹说:“咱们来的不凑巧,今天恰好下雾,1983年的第一场雾让咱们给赶上了。”
叶长安温和的说道:“没关系,雾气总会散去,只要有耐心就行,雾气散去,咱们就能看到一个美丽新世界了。”
顿了顿,他用另一只手摸了摸秋渭水的头顶笑了起来:“你现在是人家的妻子了,以后也会是人家的母亲,所以你记住了,不管干什么都要有耐心,都要往前看。”
“有时候遇到困难了、遭受厄运了,别去沮丧、伤心和难过,耐心的往前走,美好的事情总会发生!”
秋渭水没多想。
她在叶长安身边永远是个小姑娘。
这样她便笑道:“爷爷,你真是老了,总是喜欢说教。”
王忆说道:“注意,雾气开始消散了。”
太阳早就跳出了海平面,只是天地之间寒气太重,阳光的温度无法很快提升。
现在太阳渐渐高升,温度升起,雾气四溢。
先是眼前的银白沙滩变得清晰起来,这就像是从近往远的拉开了一道帷幕,人影清晰、飞鸟可见,最终是海上空旷,寰宇四清。
岛屿的晨景很美。
春天的晨景很美。
沙滩后面有农田,农田里种了油菜,终究是春天来了、天气暖了,一些油菜花开始绽放了。
脚下的礁石缝隙之间也有野草冒头,春天从来不是一蹴而就,就像油菜花不是一天全开放、野草不会一天之内变成碧野,它们都是一点点蜕变的。
上个冬天的颓败衰落氛围正在被春天的勃勃生机所掩盖,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一年之计在于春了,从现在开始,绿色蓝色和各种姹紫嫣红就要蚕食掉冬季的枯白了。
此时十里银滩的盛景出现在他们视野中。
海滩雪白平坦而细腻,沙子匀称晶莹,雾气散掉阳光照耀,往两侧一直到几百米甚至上公里的距离上有金辉闪耀。
跨过银滩往外看,海域宽阔无垠、海水碧绿清澈。
远眺而去,视野尽头依稀是港口,一艘艘进港的船只乘风破浪,顺着风有吆喝声和汽笛声断断续续传来。
秋渭水感叹道:“虽然看过好些次了,可是这银滩每次看都会感觉很美。”
叶长安说道:“今天更美,因为它有雾气的滋润,所以你看,有时候困难出现在你的眼前让你迷茫,但你挺过去了就知道,它让你更成熟了、让你的生活更美好了。”
秋渭水冲他撒娇:“我的生活已经很美好了,不用更美好,你和王老师都在我身边,那我心满意足,我不需要别的了。”
叶长安哈哈笑:“说些孩子话,你不需要别的?不需要孩子吗?不需要一个粉凋玉琢的小丫头和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娃子吗?”
秋渭水落落大方的说:“啊,还真是,那我太幸福了,生活已经很美好了,结果还有在美好之路上进步的空间。”
叶长安说道:“对,你正走在美好生活的路上,你得往前走,以前是爷爷陪着你走,现在是王老师陪着你走,以后还有孩子陪着你走……”
她终归不傻还很聪慧,慢慢的便回过味来了:“爷爷,你怎么了?”
王忆笑道:“爷爷在感慨,你看这里有老人在晨练、有夫妻在散步也有孩子在玩耍,老中小三代齐全了。”
叶长安点点头,他换了话题问:“王老师,你来点评一下,咱们这个银滩如果要发展,该怎么发展?”
王忆说道:“首先是做基本的保护,起码先把这个样貌给维护好。”
“然后得设计出一个浴场来,后面进行一些建设,比如要建起游客服务中心、男女淋浴房、洗浴用品出租点、海鲜餐厅——这些建设工作都比较简单。”
“如果可以的话,跟这里农田的主人进行友好协商,有偿征用他们的农田,改建成海滨公园,增加银滩的游览性……”
他把日后国内海滨城市搞旅游业的一些点说出来,听的叶长安便赞叹不已。
这是审美和发展上的时代差异,四个年代的差异!
叶长安不懂未来旅游业发展趋势,但懂人。
王忆的表现让他非常满意。
特别是王忆还给银滩的旅游发展定下了个方针策略:观海景、游海水、品海鲜、买海货。
另外王忆的人文情结也让他很欣赏:“建设景观、发展经济容易,而得民心、得人民拥戴却难。”
“相比起来,征用这些农田才是最难的,不能损坏农民同志的利益,不能伤害农民同志对党和组织的拥护积极性,同时还不能浪费国家财产和资源——很难啊,爷爷,这考验你们智慧的时候到了。”
十里银滩这地方属于主岛的郊区地段,后面便有小村庄。
叶长安直接领着两人去了最近的一座小海草房。
此时房子上的烟囱在炊烟鸟鸟,一名老太太在烟火熏黑的柴火灶旁做饭。
屋子收拾的挺干净,里面家具也挺简单,铁皮水壶、凋花的老家具、挂在墙上的领袖半身像和挂历,另外就是碗快了。
叶长安说是上门来讨碗水喝,老太太很热情的招待他们,给他们倒了热水,还夸赞了秋渭水:“这丫头真靓呢,就跟是挂历里头走出来的一样。”
王忆觉得挂历里头的都是一般货色。
秋渭水向她道谢,叶长安跟老太太聊了起来,从领袖同志切入话题并切入的很成功。
老太太提起领袖同志很激动,那敬仰之情、信服之情,瞬间溢于言表。
叶长安主导话题,从领袖同志切入后转向了新中国的建设、转向了福海的发展,然后说‘听了个小道消息’,把‘县里想发展经济让老百姓富裕起来所以要选定一些景点进行开发其中就有银滩’的话题抛出来。
他说到了需要将农田改为公园来招待来自祖国各地甚至全球各国游客的事,问老太太有什么看法。
老太太很明事理,说:“我支持国家的建设工作啊,咱们银滩是好地方,以后要招待亚非拉的无产阶级同志们来参观?那太好了,就该让他们来看看咱们新中国!”
王忆听着老太太的话有些恍然大悟。
现在是83年的年初,还不是23年,两个年代的特点不一样,他以为的难题未必是这个年代的难题。
叶长安陪着老太太继续聊领袖同志,聊完了一碗热水他告别离开,老太太还意犹未尽。
公者千古。
把人民装入心里的人,人民愿意把他举过头顶。
在海滨逛到八点钟,双方分开。
叶长安去上班,王忆和秋渭水先行返回天涯岛,该准备开学的事宜了。
教师们已经就位,李岩京从正月里就天天过来,跟教师们聊天、跟学生们聊天,天天去查看山顶校舍工地的进展,对未来真是充满期许。
王忆回到岛上,他也在岛上,正教导一群小孩背诵三字经。
秋渭水笑道:“行呀,李老师,你提前跟学生们打成一片了。”
李岩京惶恐的摆手:“不打不打。”
他之前在多宝小学真是跟学生们打成一片,不过他是挨打的一方……
王忆冲他招手,说道:“走,领你去看看咱们学校开学的准备工作都进行的怎么样了。”
李岩京可是他钦点的接班人,这小子天生会教学,而且对他有着蜜汁崇拜,是他的小迷弟,最适合帮他来看管学校了。
他们先去查看县里送来的课本。
全套的课本被放入了祠堂空出来的厢房,推开门便是清新的油墨味,让李岩京忍不住的作深呼吸。
课本全数清点,李岩京点过几套后奇怪的说道:“好像都多了一本?还是今年咱们的学生多了一个?”
王忆正疑惑,随即反应过来:“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是这里的课本包括了教师们的教书本?”
李岩京尴尬的笑起来:“哈哈哈哈,要不然你是校长我是一年级教师么?还是你仔细。”
王忆翻白眼:“当校长跟仔细不仔细有什么关系?”
他揶揄着李岩京把课本清点一遍,没有问题,然后他们又去看桌椅。
崭新的桌椅占据了老木匠家宽阔的院子。
一张张双人桌堆砌起来,一张张椅子摞了起来。
如果说祠堂里散发的是墨香,那院子里飘荡的就是木料香味了。
李岩京看到这些崭新的桌椅忍不住便笑了起来。
作为教师,看到如此多的优质教学工具,实在是满心欢欣。
要知道这里的桌椅不光崭新,而且做工很细腻,桌面的漆色在阳光下透着亮光,伸手摸上去好像在摸玻璃,真是光滑!
他开始口灿莲花对王祥高展开极致的吹捧,将王祥高夸成了鲁班在世。
当然这或许不是吹捧,是他的心里话,因为他着实被这些桌椅的品质给震惊了。
然而王祥高最终告诉他:“这算不上是我的手艺,王老师托人买来了半成品,我们就是给组装了起来而已,所以你要夸还是夸王老师吧。”
王忆笑道:“李老师没有夸错人,能把半成品组装成这样的精致课桌座椅,老高叔你们立大功了!”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着教学楼晾干然后开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