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武侠小说 > 我有一卷善恶天书 > 第四百二十一章 行走的百万善功

“那些九巍山的修士正在到处找您!”
听到风秉文的询问,郡城皇的目光竟有几分躲闪,平白削减了几分威严。
“你怎么知道他们正在找我?”
风秉文奇道,若是他的记忆没有出差错的话,他还从来都没有跟九巍山接触过。
“下官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找的就是您,不过他们正在寻找太上道子,依下官前些时日所见,若无差错的话,他们所寻找的十有八九便是仙师您了!”
郡城皇的言语中多了几分先前所不曾有的恭敬,不仅仅是因为眼前这道人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更重要的,还是因为他的身份!
太上道子!
这身份若是摆出来,不论是想要觐见哪一位帝君,恐怕都不需要等待,立马就能够得到召见。
“这样么!”
风秉文顿时明悟,他将消息传回上报宗门之后,宗门那边没有派人过来,反倒是来了一群九巍山的修士,这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那群九巍山的修士在哪里?我过去寻他们!”
“咳,我这里有他们留下的一块玉符,能够沟通到他们,不过有件事情,我需告知仙师,还请仙师多多海涵!”
听到风秉文的话,郡城皇的态度更加怪异了。
“城皇大人,不必如此客气,但说无妨!”
虽然预感到可能有些什么,但是风秉文也没太在意,毕竟能够站在神坛上,接受百姓的香火供奉,多多少少也是做出了功绩。
“先前那些九巍山修士过来询问时,我寻了一理由,没有告知他们,担心他们有什么别的企图,所以隐瞒了您的存在!”
郡城皇的目光撇向一边,完全就是言不由衷,明摆着一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当时九巍山的修士找过来问询的时候,他之所以把人给湖弄过去,没有告知消息,就是不确定风秉文的状态。
如果赢了自然不必多说,就是眼下这种情况,可如果是输了出事情了,他这么一尊小小的香火神,可是真的担不起那责任,因此他下意识的选择了隐瞒。
“这只是小事而已,城皇大人不必介怀!”
风秉文看着眼前这位郡城皇的模样,想清楚其中的关窍,便是一笑也不在意,一些微不足道的小心思而已,很正常。
“多谢仙师!”
心中本就快要落地的石头彻底砸了下来,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郡城皇。取出一块玉符递给风秉文。
“这就是能够沟通九巍山的传讯玉符,有了此物,想必仙师很快便能够寻到九巍山遣派出的仙人!”
“善!”
风秉文自然不会追究眼前这位神灵为了明哲保身而做出的一些小动作,反正又没有伤及到他的利益,他顺手从城皇那里接过玉符后,便直接打了一道神念进去。
“我是太上道子风秉文,可是九巍山来人?”
“正是!”
风秉文的神念传讯刚刚发出去,便立马得到了回应,而对面的九巍山修士,就没等风秉文继续回应,又迫不及待的传过来一条信息。
“敢问道子如今在何处?我们这就过来寻您!”
“这便不必了,你们告诉我你们的位置吧,我过去与你们会合!”
“我们在落星谷!”
“好!”
风秉文回以简单的一子,随后便扭头看,向一旁略微有些忐忑的郡城皇,
“落星谷在哪?”
“落星谷!”
郡城皇一愣,随即微微思索片刻,便给出了回应,
“那里距离此处可还有千里,不过以仙师您的法力,想必须臾便可至。”
“给我指正方向便是!”
风秉文可没心思听着,一位大神拍他的马屁,虽然感觉还不错,但是他可没这时间。
“我府上正有一副景国堪舆山河图,国境之内,名山胜水皆在其中,您想要寻的落星谷亦然!”
郡城皇献宝似的说出他的一份收藏,
“不过我已经用不上了,正好赠予仙师!”
“那便多谢城皇大人了!”
“相比于仙师所做的事情,我能给的也只是这些微不足道的帮助了!”
郡城皇脸上露出了惭愧之色。
“哈哈,哪里的话!”
风秉文又与郡城皇寒暄了两句之后,便拿着那位城皇的属神匆匆取来的堪舆图,去寻九巍山的修士了!
落星谷!
相传乃是遥远岁月之前,一颗悬于天穹之上的星辰落下时所成,时至今日,已是一处小有名气的名山,其中那有别于它处的景致,更是为周边的文人骚客所津津乐道,更是趋之若鹜。
不过此刻景国大旱,饿夫遍地,那些喜欢寻山探秘陶冶情操的文人骚客,自然是没了这份雅兴。
而此刻,在处本该无主名山,早已陷入到了森严的戒备之中,其天空中隐隐还有玄光不时滑过,却是有一支强大的修行势力将此处占去了。
“什么人?”
当一道白虹划过长空,隐隐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力,降临这处名山上空时,顿时便激起了莫大的反应。
澎湃的灵光冲霄而上,仿佛蕴含着天地奥妙的灵轨在虚空中纵横交错,构建成了一副蕴含着无尽杀机的庞大阵势。
“太上道,风秉文!”
那一道宛如流星一般的白虹瞬间停止,无量的仙光散去,显露出一位剑眉星目,英武不凡的青年道人身影。
“太上道!”
“真的假的?”
“居然真的来了?”
随着风秉文通报自己的名讳以及师承,下方的山谷中数百道本该随着阵势的展开,而升上天空,进一步增福法阵威能的修士,都停下来脚下浮动的玄光,相互交换眼神,有些激论的传音交流起来。
“早就听闻当代太上道子天资绝伦,冠绝人族当代,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九巍山的仙人都还没有见到,风秉文就听到了一道隐隐带着奉承之意的话语声从落星谷中响起。
“原本老夫还以为是一些无聊之人以讹传讹,却没想到太上道当代道子比之传闻,犹有过之,却是老夫见识短浅了!”
眼前一个恍忽,风秉文便看到了,眼前出现了一位身着玄色道袍,鹤发童颜,完美诠释了何为仙风道骨的老修士!
地仙!
看到这位老前辈的第一眼,风秉文就确认了他的修为境界,当即便是以拱手作揖,以晚辈的身份执礼拜见。
“晚辈当不得前辈如此夸赞,修行之道,漫漫无期,还需砥砺前行,不可有半分骄纵!”
“说的好啊,我那些徒子徒孙若是能有道子你一半的觉悟,我都满足了!”
“前辈何必自谦,我观九巍山门人弟子皆乃人中骄子,万里挑一之辈!”
风秉文这句话乍一听似乎有几分吹捧之意,但实际上能够修仙的,哪个不是百里挑一的,至于境界再高一些,说的上是万里挑一,丝毫不为过。
“哈哈哈,能入道子的法眼便好,道子若是有吩咐,尽可与他们交代,不用客气!”
虽说类似的吹捧之言,在他那漫长的人生都不知听过多少了,可是因为眼前这年轻修士的身份与地位,仍是让他的心情变得相当不错。
“说了这般多,还未请教前辈名讳?”
“老夫,九巍山第七峰,明玉峰主,许远山!”
“见过许峰主!”
风秉文听到眼前这位地仙的来历,眼前一亮。
九巍山的宗门构成,他多少还是简单了解了一下,这一处东华洲唯一排得上号的大仙宗,其宗门内的权柄由九位峰主共同执掌,而掌教则从九位峰主中选拔,属于轮换制。
花儿言之,眼前这位看起来和蔼可亲的老修士,乃是九巍山的实权人物,他至少能够调动这仙宗九分之一的力量。
莫要小看这九分之一,若果眼前这一位老地仙想的话,类似于龙蛇教这样的小宗门,他都不知道可以覆灭多少。
当然,也可以收编,不过,这对于大仙宗而言,完全没有必要就是了,这只会让自己的山门变得无比庞杂且混乱。
“道子不必如此客气!”
老地仙笑呵呵的,侧身让开,做出引导的姿态。
“且随我来!”
从空中落下风,风秉文跟着这位老前辈进入一处暖阁之中,刚刚坐下便有两名模样俏丽的女修进来奉茶,其目光基本也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其中具有好奇,也有仰慕。
但是这样的晚辈弟子,自然没有资格探听太上道子与他们家峰主的谈话,奉完茶后,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去。
“浪费时间的闲话,老夫也就不多说了,不知道子对这一处世俗国度的灾情有几分了解?”
“这次大灾并且以此引发的饥荒,是由一群心怀不轨之辈引起的!”
风秉文端起雾气氤氲的灵茶,浅浅的饮了一口。
“魔道余孽!”
老地仙如此称呼,那群隐藏在暗中兴风作浪的修士,语气很是肯定。
“看来前辈这些时日有不少收获?”
风秉文脸上笑容绽放,随后露出了探寻之色。
“时日尚短,若说是收获倒也称不上,只是抓了几个活口之后,搜魂后,倒是能够确认他们的身份!”
老地仙轻描澹写的说道,并没有在意他的言语,若是传出去会引起多大的波澜。
搜魂,乃是纯正的魔道手段,在修行界中属于禁忌,一旦展露,无疑是被喊打喊杀的,不过若是将这门手段用在魔道修士身上,这倒是没人会说什么了。
“哦,既然如此,那前辈可知晓那一群魔道余孽是如何瞒过那几位帝君的?按理说发生在此处的事情,应该逃不过他们的目光,可哪曾想到这里,都已经闹出了如此大的乱子,也没有引来那几位陛下的干涉?”
“欺天法阵!”
老地仙的语气中隐隐透露着一丝傲然。
“那一群魔道余孽,不知道从哪里挖出来的老古董,彷的是天衍道拥有的一件通灵仙宝,蒙蔽了此地的天机,搅乱了一切!”
“那如今这欺天法阵可还在?”
风秉文试探着问道。
“已经快要寻到了,只要将其毁去,那几位帝君的目光便可以毫无凝滞的投注到此地,到那时候,那群地沟老鼠就真正的无所遁形了,我们也可以直接抽身就走,不必再管此事!”
“那几位陛下已经知晓了?”
“我们九巍山得到消息的时候,神道自然也就差不多知道了,听说那几位陛下都很是震怒!”
虽然这样说不大好,但是风秉文隐隐感觉眼前这位老前辈的话语中,隐隐带着几分幸灾乐祸,还有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嘲讽。
这其中的缘由,风秉文就是用脚想,也能猜得到七七八八,这九巍山恐怕是长期处于被神道压迫的状态,这日子过得恐怕会有那么几分憋屈,哪怕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利益冲突,也是如此。
“既然那几位陛下已经知道了,那这件事情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结束了!”
想到那一些,因为食物的短缺,疯狂到了抛弃一切,甚至做出易子而食这种惨事的景国百姓,风秉文也不禁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是自然,不过他们想要将这一口气给发泄出去,恐怕没那么容易!”
“呵呵!”
风秉文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神道在守家这方面还是确实很强悍,不然这人族的大后方也不会被神道给占据了。
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防守神道再行,可真要是碰到了什么事情,想要对外宣示武力的话,就有那么几分麻烦了,也不是说不行,但远没有武道,仙道那么干净利落,说打就能打。
“虽说此事很快就可以解决,不过这些魔道余孽似乎掌握了一种很特别的手段,我等必须抓住分量足够的活口!”
“什么?”
“我们怀疑那些魔道余孽掌握了可以批量培养旱魃的手段!”
老地仙的神情严肃,甚至称得上是凝重。
“什么?”
风秉文骤然听闻此言,顿时便被惊到了,但同时也有一股不可抑制的喜色涌向心底,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
但是他已经看到了一笔又一笔百万善功正在向他招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