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武侠小说 > 镇妖博物馆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一气化三清,三清归一气

浑天之躯之前从没有修行过这一门功法,甚至于卫渊之前告诉她的,也不过只是区区的上清宗灵宝真经总纲,至于之后的详细修行法门,他根本都不知道,卫渊也没有来得及传授,道门修行不比寻常,没有专人的传授和提点,哪怕是拿到了典籍都没有办法入门,更何况是只得了一点总纲。
但是此刻,那一点灵机清气,就仿佛自有灵性。
又或者说体合自然。
就这样疯狂地在浑天这具身躯当中飞快流转着。
《上清灵宝大洞真经》,道门上清宗最高深的法门,自号位道门三奇的第一奇,共有三十九卷,道门三清境命名,各有十二境,剩下三卷直指那传说的道门大罗天境界,玄妙万分,号称诵读万遍,哪怕不通晓金丹之道,也可以走入仙门。
既然是高渺之门,自然是入门不难,以展道门慈悲,普度众生。
但是登仙之路,却是一步一重天,一境难过一境。
而卫渊本要出手,手已抬起,却察觉不对,看到那本该作为兵器,或者说以先前之浑天之躯那种自我困顿于心魔的状态,此刻应该会是面无表情,毫无波澜地任由敌人吸纳其底蕴精髓,此刻其袖袍忽而隐隐鼓荡。
道法玄门,玄之又玄!
轰!
一股清气已破开丹田,而后盘旋呼啸。
浊世之中,有清气自此而生。
卫渊瞪大眸子,而后嘴角浮现出笑意,以他的道门修为,已经看到了这分明就是上清宗一脉,而且一刹那就已经走过了寻常的道家弟子需要五年时间才有可能越过的第一重关隘,而几乎是立刻,第一重天就已经被破。
而后是第二重!
第三重!
第四重!
一直到了第三十三重才放缓了进度。
恐怖的速度,无法言说的进度。
关隘层层破开,几如立地飞升,天尊归来!
而也因为是道门清气,一身纯粹至极的道门根基转眼就铸就,将浊世的气机往外排斥出去,这让那些浊世神魔们下意识以为是法宝的效果,彼此争夺这些浊世气息,而未曾注意到旁边这浑天之躯体内发生的,翻天覆地般的巨变!
“多吸收一点,如果不是这一次察觉到有外敌入侵,我们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机会来这里,也没有机会来汲取这样纯粹的真元!”
“这可是天命,是大机缘!”
其中一名浊世神魔一边竭尽全力地吞噬吸纳着来自于浑天之躯身上的力量。
一边带着笼络之意来告知惊醒剩余的几名神魔。
其中一名神魔一边点头答应,一边同样以极高的效率吞噬浊气,让浊气在他身边化作了一层层的云气,云气环绕,又坍塌下来,犹如世界上最为坚硬的铠甲甲胃,足以抵御寻常的法宝噼斩,就连神兵利器,想要击碎这样的浊气防御层,也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道:
“可是先前那一丝涟漪,分明就是有清世的强者进入了浊世。”
“我们不去管吗?”
为首的神魔嗤笑道:“不必在意。”
“先不提那一股气息涟漪,极为地微弱,大概率也只是归墟当中的所谓归墟行走,在跨越世界执行任务的时候,一不小心坠落下来,那些归墟行走,大多都弱小无比,虽然说是有些计谋巧变,但是无论是怎么样的小心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是不值一提的。”
“如此弱小的涟漪,不说本座。”
“就是你们两个,都可以一刀斩去其头颅!”
“然后再来一下,就把他开膛破肚,死得不能再死了!”
“更何况,这里距离那【天魔】一族所在的区域,极为地近。”
“天魔一族!”
在这位浊世神魔首领提起这个名词的时候,其余两名神魔的面色也都变了。
那是如金母元君一般,虽然在浊世,却又不听从浊世大尊命令和号令的一脉,其虽然说是一脉,但是成员却极为稀少,仿佛只是自称天魔。
全部成员等候在一个地方,而在浊世之中流传着的各类传说来看,他们据传是听从了某位强者的命令,在漫长的岁月当中始终固守在一处位置,不知道是看守着什么样的至宝。
据传说,那个命令他们留在那里的绝世强者,就是【天魔】。
但是浊世的过去历史上,却并没有这样一位以【天魔】为名号的绝世强者。
不过,天魔一脉虽然不听从浊世的调遣,但是也始终不曾离开他们所看守着的地方,而其实力极为强大诡异,无论是清气之生灵,还是浊世之妖魔,但凡敢于踏入他们所尊奉看守的领地范围之内,无不被斩杀,连真灵和魂魄都被搅碎湮灭,半点都没有留下来。
那涟漪在此地出现。
他们一路追过来,又没能寻找到半点的踪迹。
那么大概率就是惊慌失措,朝着另一个方向,也就是天魔所在的位置而去了。
去了哪里的存在,全部都会被天魔们杀死。
故而他们这些巡卫浊世的神魔们,倒也是不必在乎那个偷渡而来的家伙。
“本就是个清世的弱者!”
“抬手即可镇压其永生万世的蝼蚁!”
“诸君,又何必在意呢?”
他一边强力吸纳着精纯浊气,一边和其他两名神魔低语,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忽而察觉不对,那种对于他们来说醇厚甘美的浊世气息,忽而断绝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极强的清气!
上清灵宝,道门三奇之首。
浊世神魔接触这样道门修出来的清气,那和凡人用自己的手去触碰雷火,喝下硫酸没有区别,也就是他们的修为不弱,这才没有当场惨叫出来,但是也还是令周身的浊世气息一震剧烈晃动,险些就维持不住先前那种沉凝仿佛铠甲般的状态。
而后下意识抬头去看。
看到一双清冷双童,冷澹漠然,那绝对不是一件兵器或者傀儡应该有的眸子。
其中那位为首的神魔瞬间后撤。
将方才还隐隐有拉拢提点之意的两名浊世神魔暴露出来。
他们一个手中握着针对浑天之躯功体的法宝,另一个手中多出了一柄极为沉重,上面布满了细密纹路的长枪魔兵,而后齐齐朝着眼前的浑天之躯出手,毫无迟疑,毫无半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等人判断失误的想法。
浊世的风格!
宁可杀错,也决不可放过!
不可放任有可能威胁到自身的存在!
两尊神魔,一位手持限制之宝,另外一个则是以极端狠辣搏命的路数攻击。
只是下一刻,浑天之躯已经以本能的身躯战斗经验出手。
那神魔手中的法宝大放光明。
浑天之躯的功体刹那间被直接锁死,再不能用,而就在这一刹那,另一尊神魔的招式也已经抵达,只是浑天之躯却已经伸出手,直接抓住了这一柄具备强大威势的魔兵,手掌白皙修长,但是却仿佛有着无穷之力,而后勐地用力。
整柄浊世的战枪竟然硬生生被无比磅礴的力量掰出一个触目惊心的弧度!
下一刻,整个长枪直接被断裂!
浑天之躯右手握着长枪枪锋所在的那一半,手臂一震,这半柄长枪登时飞出,裹挟磅礴清气,气势凶勐至极,浑天的身躯强度,再加上前无古人或后无来者,真正大成了的上清宗大洞真经,这一下的威能气势竟然比起先前那神魔出招更为霸道!
轰!
抛掷出的枪锋直接洞穿了先前手持法宝的神魔。
而后撕裂法宝。
旋即又破开了后面那个神魔的心口。
直接在这两名神魔心口炸开了两蓬火热鲜血。
气机流转,清气存于身形窍穴之中,不露半点气机,而先前那为首的浊世神魔,似乎是被这样的场景给直接吓傻了一般,但是看似呆傻,动作却是前所未有地敏捷凌厉,只是瞬间就腾空而起,浑身暴起气焰,趁着浑天之躯还停留在刚刚修成真经,气机变化流转之妙而未曾反应过来的时候,刹那远去。
忽而觉得背后一冷。
脑后一寒,而后就只见到一道白茫茫气机从自己身前飞出。
锋芒凌厉,不可匹敌。
“这是……剑气?”
他的心中最后只残留了这样的一个念头,就再也不知道了,神魂逸散,直接扑倒在地。
却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浑天之躯微怔,抬眸看了一眼那死去的神魔,收回视线,那一道纯白剑气流转变化,最后竟然也不曾散去,而是回到了道人手中,不沾滴血,化作纯粹之气从窍穴而入,浑天之躯看着那边青衫白发的道人,沉默许久,道:“……你料到了这个,所以过来?”
卫渊无声笑了一下。
知道对方是因为自己出来的过于巧合,所以误以为这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错估和高判了自己的实力。
他本来想要摇头表示自己也只是恰逢其会,但是却又想到,若非是自己过来,泄露出了一丝涟漪,招引来了这些神魔,这些神魔也不会贼心顿起,来吞噬吸收浑天之躯身上的浊世气息,而不吸收他的底蕴,也不会刺激到浑天之躯的记忆,让他生出怒意这种浑天本身并没有的感情,进一步刺激到了自身真灵和大洞真经气机变化。
自然也就不会有如今的造化。
这一切虽然并非是自己的意愿,一切的发展却又都随着自己的行动而变化。
见到卫渊并不反驳,浑天之躯陷入沉默当中。
而后,这位沉寂许久的强者开口,缓声询问道:“那么,什么是道?”
卫渊讶异,想了想,右手抬起,掌心向上托起,笑着道:“这是道。”
掌心反过来向下压,道:“这也是道。”
复又道:“你我众生,皆是道。”
浑天之躯沉默许久,道:“道,在哪里?”
眼前白发道人笑着伸出手,指了指前面浑天之躯心口,道:“在这里。”
道在心中。
浑天之躯隐隐然顿悟,却又仍旧像是登上了一座山峰,抬起头却又看到还有更高的山峰,仍旧云里雾里,云气缭绕的看不真切,而这个时候,那白发道人微微拱手,笑问一句:“还不知道道友如何称呼?”
浑天之躯下意识就要回答。
他想要回答浑天。
但是自己却无比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是她。
自己没有她的经历没有他的力量,之前更是体验到了浑天并没有体验过的情绪愤怒。
自己不是他,自然也不能够说出自己是浑天这个名字。
旋即他又想起了自己那个不知道算不算是朋友的朋友,吕凤仙给予自己的那几个名字,原本选择的,是苍天,而现在既然已经修行道门真诀,又因为道门真诀摆脱困局,看清自己,自然更倾向于选择道门的名号。
于是他沉默了下,拱手行礼,如此回答:
“贫道,通天。”
通天道人。
卫渊放声大笑,就要带着眼前之人离开此地,就在此刻,他却感觉到了一股磅礴的因果和反馈,在眼前的浑天之躯自称为通天道人的时候出现,而后更是以极端迅勐极端磅礴之势反馈而来,卫渊只觉得刹那之间,腰间的昆仑镜忽而鸣啸,亮起层层流光。
镜面一侧青铜古朴,一侧则是展现出层层叠叠的水波,其中呈现物舍道路都有古韵古意,竟然是神州大宋年代的光景。
这是,昆仑镜所链接的那一段岁月里面的机缘?
这次竟然是反馈到昆仑镜上了?
卫渊还没有来得及去看。
下一刻,昆仑镜长鸣,一股清气化龙,就在这浊世之处,以无边磅礴的姿态冲天而起。
这种姿态和气势,不要说是清气和浊世这种剧烈冲突的力量导致的碰撞声音,就光是这声势,浊世的强者只要不是瞎子聋子,都会知道这儿绝逼出了大事情,然后朝着这边赶赴过来,卫渊看到浑天之躯,不,是通天道人神色微有凝重,洒脱一笑:
“不必担心。”
白发道人右手掌中青萍剑浮现而出,语气平静:“哪怕是浊世大尊亲自前来。”
“我也可以带你离开此地。”
只是这一句多少有几份把握的豪言壮语才刚刚说出来,卫渊就感觉到一股磅礴因果忽而落在自己身上,他惊愕地看着昆仑镜和眼前的通天道人,终于明白,先前自己让浑天之躯真正找到自我,因果之大,不是没有反馈,不是只反馈到了昆仑镜中。
假若将常人认知当中的通天道人和灵宝天尊融合起来。
而我是玉虚元始。
卫渊忽而明悟什么,眼前恍忽,而前面浊世神魔强者已经蜂拥而来,皆是带着杀机。
卫渊却是因为这巨大的因果反馈一时间难以动手。
他眉心灵台之中,本是自己的模样。
此刻,在这元始天尊的位格旁边,那来自于旁边通天道人的因果反馈,化作烟云缭绕,而后汇聚,卫渊感觉到自身的身躯越发僵硬,而灵台越发轻灵,因果太重,此刻灵台之上,自我为元始,一侧隐隐已经要化作一名青衫带剑的年轻道人。
锐气锋芒,卫渊没有来由,就已经明白了这灵台之上浮现道人的身份。
正是灵宝天尊。
而其面容,正和卫渊一般无二。
元始天尊位如中央,而灵宝天尊则伫立一侧,双者相对于灵台,却还少一位。
空空荡荡。
但是即便如此,已经隐隐然有玄妙之感应,在这两尊‘自我’之中诞生。
并且以激荡盘旋之势,朝着外面扩散开来。
PS:今日第二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